笛礼斯

云想衣裳花想容。

【盾X小助手】 我的,你看

*贺生文!
*捡破烂的文
*半入坑者新手预警
@今天有盾助手吃了吗 儿子,我说过最动人的情话,就是爸爸爱你

布鲁克林的名字,美得神奇。
一瓶百加得,一瓶芝华士威士忌,还有一个人头马,碰在一起就喝出一首六月情歌:烟,海,漂碧水,千丈池,寒山树,昼犹昏。
还不够吗?
他千转不穷,百转泠泠。

Steve站在舞池边,一身笔直的黑色燕尾服。他皱了皱眉头,衬衫紧绷的线条让他很不习惯。手里端着透明的高脚杯,在大厅豪华浮夸的水晶吊灯昏黄的光中,只能映照出一个人的影子。
柔暗的灯光,玫瑰色的窗帘,穿着黑西装露出白色衬衫的侍者,五彩琉璃窗花一闪一闪,老式的留声机缓缓倾斜出沙哑的爵士舞曲。
二十世纪,美国。
Steve烦躁地揉揉头,他眼神开始找不到那个人了。女人长而华丽的舞裙时不时挑逗似的撩过他锃亮的黑色皮鞋,浓烈的香水味抚摸过他的鼻尖。他深蓝的眼睛,却微笑地拒绝了一切。
他快找不到他了。
他在哪?灵活优雅的步伐,清晰却被模糊成人群的背影,他在旋转,旋转,翘起的头发有一两滴晶莹的汗珠,他硬朗年轻的面孔,在别人眼里是放着光的。
黑色的长裤,紧紧包裹着他修长的腿,踩着音乐的步子,时靠近,时后退,腰和臀带着他的身体。有时,音乐又是那样的缠绵,他和女人身体像蒙娜丽莎唇瓣勾勒出的完美的弧度,是莹莹波浪中婉转的水纹,一个回旋,他们之间的衣缝,都在寻找密合。
他搂着女人的腰,时而踮脚,时而贴近,他在笑,嘴角轻轻向白皙的皮肤里陷,眼睛应景地一眨;他在笑,他仰起头,红润的唇,白净的牙;他在笑,牵起女人修长的双手,双目含情脉脉,黑色的礼服被纤细的腰微微一鞠躬绷紧了,他吻了她的手。
他是谁?
巴基,巴恩斯,他的年轻的男孩。
“巴基……”
他走到他身边了。
“Steve!”他在叫他,充满着兴喜,像一只林中找到清泉的口渴小鹿。
Steve看着他,递给他一杯颜色漂亮的鸡尾酒,他端着它,急不可耐地往嘴里倒。Steve看着他的喉结鼓动,月神一般的侧面容颜,是他,是他,是他的男孩。
“我走啦。”
他突然贴近他,矮了一个头,毛茸茸的头发一不小心挨上了他的脖子,扎得史蒂夫麻酥酥的。他对上了他装满星辰的眼睛,他也对上了他的唇。
他抚摸着他的脸颊,舌与舌在说话。他的唇被调皮得咬了一下,呼吸变得粗重,而他的脸变得通红,他搂住他的腰,手指轻轻挑开他的衣缝,温暖的指间轻轻触碰到他的皮肤。
Steve被狠狠推开了。
“一会再来找你玩。”
他的身影又回到了人群中,没有人看见他们。
Steve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领,在回忆他的唇形。那天傍晚他咬过的甜点,一条温柔地荡漾着潮汐的海岸线。嘴角的糖霜是绵软的沙粒,还有残留着甜美的酒味,是偶然得到的浆果。再深入一点,是贝壳敞开的未知大门,到最后,是一片跳跃的潮湿的森林。
Steve深吸一口气,这里的空气是燥热的。他抬头看到两轮波光粼粼的黑色月亮,而他在涨潮。
“一会你就知道你喝了什么了,小朋友。”
他的男孩,仅仅是他的男孩。
多么美好的夜晚,却是美国的一九几几年?

说实话,贝拉特里克斯是我最喜欢的食死徒了。她的性格中对伏地魔的忠诚,那种对敌人来说近乎疯狂的精神病一般的对伏地魔的迷恋,以及她有一点疯癫的行为和笑声,都让我觉得那是我想成为的样子了。
一个信仰,随心所欲,这是她的人生。
这是难得的圆满人生了吧。她也为他付出了一切。
让她最遗憾的应该是最后被莫莉杀死了吧。让一个并没有她强大的人杀掉自己,她的骄傲是不能接受的事实和痛苦。
贝拉特里克斯对我来说有一种说不出的吸引力。比起卢修斯等人对伏地魔的恐惧,她真的是一个坦率甚至真挚的人。她身上那一种恶作剧一般的攻击风格真的太,太,太有魅力了。
有一点像小丑和小丑女。?

“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我的主人。我可以不要布莱克家族的所有荣誉,我可以为了你出卖任何人,主人,可是除了我自己。我能为你得到你想拥有的一切,当我站在霍格沃茨,用魔杖放出黑暗来临的第一束光的遗嘱,打破那些所谓的邓布利多军脆弱的防线,我才知道,主人,他们才是不懂得爱的。爱不是挡得住阿瓦达索命咒就够了,爱是自己在为自己施夺魂咒,爱是在跪倒那一刻,流尽最后只为你燃烧的最后一滴血。主人,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

【DH】一个不知道取什么名字的日常


*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
*大晚上睡不着填了第一个德哈坑吧
*他们属于爱情,我属于ooc :D
*我只是一个捡破烂的:-/

德拉科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拒绝哈利去商场了。
拜托,他是一个纯血的巫师。麻瓜世界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无法理解,比如说那些那些巨大的,闪烁着光的屏幕,里面的图像还和霍格沃茨的画像里的人一样在动;还有一按开关就疯狂旋转的叶片,以及不停吹冷风的长方体。
“那都是科学家用智慧创造的,”哈利一遍又一遍地给德拉科解释到,“现在的麻瓜社会是科学民主的社会,你不要瞧不起他们,他们很聪明的。”
“啧,你不要拿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来忽悠我,”金发的少爷翘着二郎腿,翻了个白眼,“那些东西有什么好稀罕的。还有,麻瓜要是真的很聪明的话,还要我们干什么?”
“嘁,谁说他们要你了,不是只有我要你吗?”哈利特别小声地嘀咕到。
其实德拉科不是厌恶商场,他也很喜欢商场各种珠宝专柜里夺人眼球的钻石,“不过这个离能被马尔福装饰在身上的级别还差了一点,毕竟是麻瓜的东西。”
哈利一点都不想理这个口是心非的大男人,他知道,其实德拉科是害怕逛商场的,尤其是带有地下超市的那种。
“破特,我要回家。”德拉科站在地下超市的入口,板着脸看着哈利。
“你都答应来了,你不能反悔的。”哈利漫不经心地回答他,一边推出了一辆购物车。
“你可没说来这种地方!”马尔福皱着眉头,想起上一次因为逗一只大龙虾被夹了手指的事,“你怎么受得了那里卖鱼卖肉的摊位面前如此恶心的腥味!”
然后德拉科就会非常不情愿地被哈利拽着进去,然后帮哈利推着购物车,看哈利穿梭在各种货架之间。自己居然也饶有兴趣地和柜子里的大闸蟹大眼瞪小眼,好像都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似的。
这是已经霍格沃茨那场巫师战争之后的第五年。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在战后不顾所有阻碍,毅然决然和前食死徒德拉科马尔福在一起。谁都不知道哈利和德拉科究竟历经了多少的流言压力坚持到了最后。想到这里,德拉科摩挲了一下带着手上的戒指,上面的绿宝石就像哈利的眼睛一样,无论何时都熠熠生辉。
他们已经离开那个世界了,那个飞短流长,评头论足的世界。哈利知道,身为德拉科马尔福是格外孤独的,因为他永远摆脱不了过去,他总是受到怀疑。德拉科也知道,他这是比起生命中的任何时刻,都需要哈利。
“嘿!不要发呆啦!”哈利拍了下他的肩,“我去结账了,你在外面等我,我知道你不喜欢被人挤着排队。”
德拉科笑着摸了摸哈利黑色的头发,“那我在外面等你。”他趁他不注意轻轻亲吻了他的额头。
德拉科从出口走了出去。他们现在不在伦敦,他们在欧洲大陆的一个角落,谁都不会来打扰他们了。
夜幕已经轻轻笼罩在了小镇上,苍老的梧桐树上还掉着一两片枯黄僵硬的树叶,在风里一摆一摆的。昏黄的路灯在冬日里深沉地呼吸,路上还堆着没有融化的积雪。道路两边哥特式的楼房里,稀稀拉拉亮着几盏灯,德拉科看着自己被拉长的影子,一下子看出了神。
“先生……”德拉科被吓了个激灵,低着头看着身边抱着一大捧在黑夜里完全看不出颜色只能闻到香气的薰衣草,在寒风里颤颤巍巍的小女孩。
“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打扰您的。”小女孩低着头,没敢迎接德拉科的视线,“这是我……我今天没有卖出去的花。我没有赚到钱,我回家会被惩罚的……”小姑娘说到后面,声音开始带着哭腔和祈求。
“我知道了,”德拉科深吸一口气,他笑着说,“你这所有的花多少钱,我全都要了。”
“真的吗?先生……”小女孩终于抬起头,看着德拉科深邃漂亮的眸子,“当然是真的了小姑娘。”德拉科的笑容加深了。
当哈利从地下超市的出口提着两大包东西出来时,他正四处找着他的免费苦力。当他看见德拉科捧着一大捧花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吓了一跳。
“德拉科……你这是干什么,今天又不是情人节。”
“不是情人节就不能送你礼物了?”德拉科棱角分明的俊美脸庞在路灯的光下面被美化得过分温柔了,他的睫毛上好像沾上了阳光,随着他眨眼一颤一颤的。好像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
“哈利,”德拉科说,“我愿意出卖我的灵魂,只要能和你共享一生中的每一个一分钟。”
“我爱你。”
他们在路灯下拥吻,连黑夜都祝福他们。

————————————
一个算突然的小番外吧

哈利又出门了。家里只留下德拉科和两个小家伙。
“爸爸,”阿不思趴在德拉科身上,问正在看报纸看得入神的德拉科,“你和父亲是怎么在一起的?”
“噢?这个嘛……”德拉科放下报纸,揉揉阿不思的头发,“等你长大了再跟你讲。”
“不嘛,爸爸,”斯科皮拽着他的衣袖,“现在听有什么不好吗?”
“嗯……当然没有,”德拉科把斯科皮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阿不思也在他身边坐下。
“怎么说呢,他很容易使人变得勇敢,你们的破特……噢不波特爸爸,”德拉科停顿了一下,继续讲,“你们知道我最爱你们波特爸爸什么吗?他总是能帮助我在黑暗中发现亮光。他使我的世界,至少让我的世界不像以前那样……”
当德拉科发现自己已经讲到停不下来时,两个小家伙已经趴在自己身边睡熟了。
他听见了门铃按响的声音,他先把阿不思和斯科皮抱上了床,再慢悠悠地去开门。
“德拉科,你是想冷死我吗?”哈利的鼻尖被冻红了,“你也不看看今天零下几度,还把我扔在外面那么久。”
“我知道,但是只要是我,你就愿意一直等下去,是吗?”
哈利笑了,笑得很开心,他绿色的眼睛在德拉科马尔福的生命里,永远熠熠生辉。

情人节(#盾铁#)

纽约的冬天。
中央公园里松树上圣诞节挂的彩带和装饰还没有取下来。伸展的枝丫上堆着残留的雪,在风中一摇一晃的。
“Steve,你知道我不方便出门,”Tony被男子拽着手,不满地说,“像我这样的人去哪都会引起骚动的,比如说交通瘫痪什么的。”
“不要为你偷懒找借口。”Steve停下来,正对着Tony,抓着他的肩膀,鼻尖因为寒风有一点泛红,“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特别的日子?”Tony有一些不解,推了推眼镜,他透过橙色的方框镜片看着眼前这个男人,发现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他蓝色的眼珠流转出明媚的色彩。
“老冰棍……”Tony笑了,推了Steve一把,“好好走路。”
纽约的街道的小店都冒着腾腾的热气。人们不少手牵着手走过,Tony打量着各式各样的门面装饰,一大捧鲜红的玫瑰裹着炽热的沉默,一头扎进了Tony的视线。
Tony愣了一下。
他的大脑在一年365天各种乱七八糟的日子开始了搜索定位。他突然记起了什么。
“Steve……”
“嘘。”Steve笑了,他伸手理了理Tony脖子上松松垮垮的灰色围巾。
许多人从他们身边走过。
天色逐渐暗淡了下来。高楼大厦的灯火也星星点点的亮了起来。繁华的街道的路牌上偶尔停着几只灰黑色的鸽子,然后被突如其来的脚步声惊得飞走。
“Tony,我们去看一看那边吧。”
“不不不,我从来不去那么掉档次的地方。诶诶诶,你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意见?”
“Tony,你不要以为谁都拖得动你。”
“Tony,你选的那块表太浮夸了。”
“不行,我从来不相信你七十面前的审美。”
“Tony,我们已经买了十三盒甜甜圈了。”
“你以为就够了?不不不,我一会要把这里的甜甜圈店全部买下来。”
“Tong,你要抓娃娃吗?”
“我才不会玩那么弱智的游戏。”
“Steve,不要拦我,这个美国队长的大脸娃娃即将成为我最后一个战利品。”
“可是你一共抓了20个那样的美国队长娃娃了。”
……
许多人从他们身边走过。
“Friday?”
“晚上好,Boss.”
“我们今天干嘛在电影院吵架,丢死人了。”Tony撇撇嘴。
“你最后还不是看得很起劲,很兴奋?”Steve无奈地看着Tony,嘴角勾起浅浅的笑,他放下手里提的东西,走到Tony面前,一把把他揽入怀中。
“你是不是还欠我一句话?”
“什么?”Tony对他这大幅度的暧昧举动吓了一跳。
“难道要我用行动提醒你吗?”Steve凑近他的耳朵,脸上的笑容愈发灿烂。
“啧,”Tony用拳头轻轻打了一下Steve的腹部,他能感觉到他结实的腹肌,突然感到有点害羞。
“不不不,你能不能不要这样抱着我,”Tony有些语无伦次。
“不能。”
“那么……”
“嗯?”
“Cap,情人节快乐。”
斯塔克大厦终于亮起了光。
Tony望着压在自己身上的Steve·Rogers,咽了咽口水,“我今天想睡觉。”
“哦?怎么睡?”
“嗯……比如说跟那一堆美国队长娃娃睡……”
“你逃不掉的,Stark.”

——————————
“后来当然知道了爱情它真正长什么样,和想象非常不同,可绝不失望。”

#盾铁#
文字出处-《有生之年》
“马在车前站了大约两三分钟,又悠悠地收着蹄子踱走了,它将路让给了我。”

你的存在对我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