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北极圈职业科考队队员

【DH】一个不知道取什么名字的日常


*我也不知道这个是什么
*大晚上睡不着填了第一个德哈坑吧
*他们属于爱情,我属于ooc :D
*我只是一个捡破烂的:-/

德拉科已经不知道这是第几次拒绝哈利去商场了。
拜托,他是一个纯血的巫师。麻瓜世界里乱七八糟的东西他无法理解,比如说那些那些巨大的,闪烁着光的屏幕,里面的图像还和霍格沃茨的画像里的人一样在动;还有一按开关就疯狂旋转的叶片,以及不停吹冷风的长方体。
“那都是科学家用智慧创造的,”哈利一遍又一遍地给德拉科解释到,“现在的麻瓜社会是科学民主的社会,你不要瞧不起他们,他们很聪明的。”
“啧,你不要拿这些冠冕堂皇的借口来忽悠我,”金发的少爷翘着二郎腿,翻了个白眼,“那些东西有什么好稀罕的。还有,麻瓜要是真的很聪明的话,还要我们干什么?”
“嘁,谁说他们要你了,不是只有我要你吗?”哈利特别小声地嘀咕到。
其实德拉科不是厌恶商场,他也很喜欢商场各种珠宝专柜里夺人眼球的钻石,“不过这个离能被马尔福装饰在身上的级别还差了一点,毕竟是麻瓜的东西。”
哈利一点都不想理这个口是心非的大男人,他知道,其实德拉科是害怕逛商场的,尤其是带有地下超市的那种。
“破特,我要回家。”德拉科站在地下超市的入口,板着脸看着哈利。
“你都答应来了,你不能反悔的。”哈利漫不经心地回答他,一边推出了一辆购物车。
“你可没说来这种地方!”马尔福皱着眉头,想起上一次因为逗一只大龙虾被夹了手指的事,“你怎么受得了那里卖鱼卖肉的摊位面前如此恶心的腥味!”
然后德拉科就会非常不情愿地被哈利拽着进去,然后帮哈利推着购物车,看哈利穿梭在各种货架之间。自己居然也饶有兴趣地和柜子里的大闸蟹大眼瞪小眼,好像都知道对方看自己不顺眼似的。
这是已经霍格沃茨那场巫师战争之后的第五年。大名鼎鼎的救世主哈利波特在战后不顾所有阻碍,毅然决然和前食死徒德拉科马尔福在一起。谁都不知道哈利和德拉科究竟历经了多少的流言压力坚持到了最后。想到这里,德拉科摩挲了一下带着手上的戒指,上面的绿宝石就像哈利的眼睛一样,无论何时都熠熠生辉。
他们已经离开那个世界了,那个飞短流长,评头论足的世界。哈利知道,身为德拉科马尔福是格外孤独的,因为他永远摆脱不了过去,他总是受到怀疑。德拉科也知道,他这是比起生命中的任何时刻,都需要哈利。
“嘿!不要发呆啦!”哈利拍了下他的肩,“我去结账了,你在外面等我,我知道你不喜欢被人挤着排队。”
德拉科笑着摸了摸哈利黑色的头发,“那我在外面等你。”他趁他不注意轻轻亲吻了他的额头。
德拉科从出口走了出去。他们现在不在伦敦,他们在欧洲大陆的一个角落,谁都不会来打扰他们了。
夜幕已经轻轻笼罩在了小镇上,苍老的梧桐树上还掉着一两片枯黄僵硬的树叶,在风里一摆一摆的。昏黄的路灯在冬日里深沉地呼吸,路上还堆着没有融化的积雪。道路两边哥特式的楼房里,稀稀拉拉亮着几盏灯,德拉科看着自己被拉长的影子,一下子看出了神。
“先生……”德拉科被吓了个激灵,低着头看着身边抱着一大捧在黑夜里完全看不出颜色只能闻到香气的薰衣草,在寒风里颤颤巍巍的小女孩。
“先生,对不起……我不是故意要打扰您的。”小女孩低着头,没敢迎接德拉科的视线,“这是我……我今天没有卖出去的花。我没有赚到钱,我回家会被惩罚的……”小姑娘说到后面,声音开始带着哭腔和祈求。
“我知道了,”德拉科深吸一口气,他笑着说,“你这所有的花多少钱,我全都要了。”
“真的吗?先生……”小女孩终于抬起头,看着德拉科深邃漂亮的眸子,“当然是真的了小姑娘。”德拉科的笑容加深了。
当哈利从地下超市的出口提着两大包东西出来时,他正四处找着他的免费苦力。当他看见德拉科捧着一大捧花出现在他面前时,他吓了一跳。
“德拉科……你这是干什么,今天又不是情人节。”
“不是情人节就不能送你礼物了?”德拉科棱角分明的俊美脸庞在路灯的光下面被美化得过分温柔了,他的睫毛上好像沾上了阳光,随着他眨眼一颤一颤的。好像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
“哈利,”德拉科说,“我愿意出卖我的灵魂,只要能和你共享一生中的每一个一分钟。”
“我爱你。”
他们在路灯下拥吻,连黑夜都祝福他们。

————————————
一个算突然的小番外吧

哈利又出门了。家里只留下德拉科和两个小家伙。
“爸爸,”阿不思趴在德拉科身上,问正在看报纸看得入神的德拉科,“你和父亲是怎么在一起的?”
“噢?这个嘛……”德拉科放下报纸,揉揉阿不思的头发,“等你长大了再跟你讲。”
“不嘛,爸爸,”斯科皮拽着他的衣袖,“现在听有什么不好吗?”
“嗯……当然没有,”德拉科把斯科皮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阿不思也在他身边坐下。
“怎么说呢,他很容易使人变得勇敢,你们的破特……噢不波特爸爸,”德拉科停顿了一下,继续讲,“你们知道我最爱你们波特爸爸什么吗?他总是能帮助我在黑暗中发现亮光。他使我的世界,至少让我的世界不像以前那样……”
当德拉科发现自己已经讲到停不下来时,两个小家伙已经趴在自己身边睡熟了。
他听见了门铃按响的声音,他先把阿不思和斯科皮抱上了床,再慢悠悠地去开门。
“德拉科,你是想冷死我吗?”哈利的鼻尖被冻红了,“你也不看看今天零下几度,还把我扔在外面那么久。”
“我知道,但是只要是我,你就愿意一直等下去,是吗?”
哈利笑了,笑得很开心,他绿色的眼睛在德拉科马尔福的生命里,永远熠熠生辉。

评论(3)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