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北极圈职业科考队队员

【盾X小助手】 我的,你看

*贺生文!
*捡破烂的文
*半入坑者新手预警
@今天有盾助手吃了吗 儿子,我说过最动人的情话,就是爸爸爱你

布鲁克林的名字,美得神奇。
一瓶百加得,一瓶芝华士威士忌,还有一个人头马,碰在一起就喝出一首六月情歌:烟,海,漂碧水,千丈池,寒山树,昼犹昏。
还不够吗?
他千转不穷,百转泠泠。

Steve站在舞池边,一身笔直的黑色燕尾服。他皱了皱眉头,衬衫紧绷的线条让他很不习惯。手里端着透明的高脚杯,在大厅豪华浮夸的水晶吊灯昏黄的光中,只能映照出一个人的影子。
柔暗的灯光,玫瑰色的窗帘,穿着黑西装露出白色衬衫的侍者,五彩琉璃窗花一闪一闪,老式的留声机缓缓倾斜出沙哑的爵士舞曲。
二十世纪,美国。
Steve烦躁地揉揉头,他眼神开始找不到那个人了。女人长而华丽的舞裙时不时挑逗似的撩过他锃亮的黑色皮鞋,浓烈的香水味抚摸过他的鼻尖。他深蓝的眼睛,却微笑地拒绝了一切。
他快找不到他了。
他在哪?灵活优雅的步伐,清晰却被模糊成人群的背影,他在旋转,旋转,翘起的头发有一两滴晶莹的汗珠,他硬朗年轻的面孔,在别人眼里是放着光的。
黑色的长裤,紧紧包裹着他修长的腿,踩着音乐的步子,时靠近,时后退,腰和臀带着他的身体。有时,音乐又是那样的缠绵,他和女人身体像蒙娜丽莎唇瓣勾勒出的完美的弧度,是莹莹波浪中婉转的水纹,一个回旋,他们之间的衣缝,都在寻找密合。
他搂着女人的腰,时而踮脚,时而贴近,他在笑,嘴角轻轻向白皙的皮肤里陷,眼睛应景地一眨;他在笑,他仰起头,红润的唇,白净的牙;他在笑,牵起女人修长的双手,双目含情脉脉,黑色的礼服被纤细的腰微微一鞠躬绷紧了,他吻了她的手。
他是谁?
巴基,巴恩斯,他的年轻的男孩。
“巴基……”
他走到他身边了。
“Steve!”他在叫他,充满着兴喜,像一只林中找到清泉的口渴小鹿。
Steve看着他,递给他一杯颜色漂亮的鸡尾酒,他端着它,急不可耐地往嘴里倒。Steve看着他的喉结鼓动,月神一般的侧面容颜,是他,是他,是他的男孩。
“我走啦。”
他突然贴近他,矮了一个头,毛茸茸的头发一不小心挨上了他的脖子,扎得史蒂夫麻酥酥的。他对上了他装满星辰的眼睛,他也对上了他的唇。
他抚摸着他的脸颊,舌与舌在说话。他的唇被调皮得咬了一下,呼吸变得粗重,而他的脸变得通红,他搂住他的腰,手指轻轻挑开他的衣缝,温暖的指间轻轻触碰到他的皮肤。
Steve被狠狠推开了。
“一会再来找你玩。”
他的身影又回到了人群中,没有人看见他们。
Steve整理了一下凌乱的衣领,在回忆他的唇形。那天傍晚他咬过的甜点,一条温柔地荡漾着潮汐的海岸线。嘴角的糖霜是绵软的沙粒,还有残留着甜美的酒味,是偶然得到的浆果。再深入一点,是贝壳敞开的未知大门,到最后,是一片跳跃的潮湿的森林。
Steve深吸一口气,这里的空气是燥热的。他抬头看到两轮波光粼粼的黑色月亮,而他在涨潮。
“一会你就知道你喝了什么了,小朋友。”
他的男孩,仅仅是他的男孩。
多么美好的夜晚,却是美国的一九几几年?

评论(5)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