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斯塔克不缺錢

【伪白】秘密战争(一)

*霍格沃茨-货真价实的魔人
*斯莱特林伪x格兰芬多白)
*这大概就是兄弟情吧=)
*请勿上升本尊
*only伪白,原谅我擅自安排客串

  斯莱特林有许多秘密。
  萨查拉的密室与蛇,斯内普的私人药品储藏室,甚至是有求必应屋的消失柜。
  没有人谈起,黑湖底下的人鱼是不是亚瑟王中的薇薇安,禁林里的曾经被丢弃的复活石沉默在哪里。
   可破碎的秘密,却好过没有。

  “恭喜斯莱特林队,荣获这一届霍格沃茨魁地奇比赛的冠军!”

    “真的是魔人,”老白扛着飞天扫帚,气冲冲地冲进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一进宿舍,甩手把球服脱下,一把丢在床上,开始破口大骂:“对面新来的守门员是魔鬼吗,挡了我多少次,那个两个什么击球手,我简直想把他们锤爆!还有那斯莱特林队长,我现在就往他被子里放青蛙!”

“你好在Alex 被子里放青蛙?冷静点好不好,难道我今天表现的不够好吗,白哥哥?”瓦不管凭借一个很骚的姿势地凑上来,猥琐地搭上老白的肩。

  “你他妈!又开始了是不是,死变态。你好意思说,我还没找你算账,你说的‘精确计算’以前不都是稳抓金色飞贼的吗,这次最后居然没抓住,你要是抓住连我们就赢了。下个月老老实实给我打扫球场,我明天就去给教授申请一下。”

    “我靠,虎毒不食子,你不要乱搞!还有!我又不知道这次怎么虚伪是找球手了,我还没来得及重新考虑我的战术,你怎么可以怪我呢?”

   “你又开始了,少说点逼话行吧,他以前是守门员的时候你的精确计算说能让我百发百中,结果呢?我还不是被他挡了无数次!”
   “什么无数次,就两次好吧!那场还不是赢了,但是主要是我最后英勇地抓住金色飞贼……”

   “我不和你说了你个魔人,你还是要好好反省……”

  “老白老白,巧克力蛙要吗!巧克力坩埚要吗!还有糖羽毛笔了解一下吗!我在瓦不管床上找到了好多!”这话里透露出无比的兴奋,吸引了老白和瓦不管的视线。

  “猪精甜瓜我日你哥!”

   “今天虚伪表现是真的牛逼。”甜瓜挣扎着从瓦不管床上滚下来,“甜瓜你打了比赛一身脏你个魔人你洗澡了吗?”瓦不管翻了白眼。

   “他在最后的时候把居然金色飞贼用扫帚把打到自己手里了。看不出来啊,伪酱好有找球手的天赋,多半他就一直当了。”甜瓜直接抱了一大把零食坐到椅子上,顺手丢给老白一袋比比多味豆,“今天都辛苦了,这就当宵夜也不错的,对吧管管?”

  “哎,还有虚伪,有他这么做兄弟的吗,他换位成找球手这么大的事居然没给我们说,太过分了太过分了……”老白接住甜瓜丢来的零食,拆开包装,倒在床上,嘴巴含含糊糊地说道,“真是的,起码应该让我一下嘛……”他小声嘀咕到。

    然后意识渐渐模糊的老白依稀听到瓦不管床那边传来拆迁的声音。

   第二天,老白一个人在回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路上,在与一群斯莱特林擦肩那一瞬间,老白还没有反应过来,口袋冷不丁地就被某人悄悄放了一张卡片。

     老白愣了一下,手迅速摸到口袋里的东西,他拿出来打量了这张直男审美的墨绿色卡片好多遍,熟悉漂亮的花体字,让自己反倒有了些玩味的意味,他挑了挑眉,往那个渐远的背影那边瞟了一眼。

    “哼,臭男人,也知道安慰我幼小的心灵吗?”

     当脚踏进房间的那一刻,他便扯着嗓子大喊:

   “瓦不管!甜瓜!虚某人说后天去霍格莫德请我们吃饭啦!”

   虚伪,霍格沃茨斯莱特林学院六年级学生。其实很暖很可爱很善良还很风骚,但是外表很高冷很沉稳很正经。按霍格沃茨终极大魔人欧的白先生的话说是长得“一表人才”“钢筋直男”,但是毕竟长得都不做数。是斯莱特林魁地奇队的骨干,曾经担任守门员,现在担任找球手,也是出了名的变形天才。

    这个斯莱特林却有着三个关系非常好的格兰芬多兄弟。

   老白,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学院六年级学生。一直以来是霍格沃茨轰轰烈烈的存在。人缘好,长得帅,所以“勉为其难”地维护自己霍格沃茨头号“男神”的人设(其实是魔人,大家都懂)。看起来挺不正经,其实非常有正义感和责任心。是一个非常典型的格兰芬多。在黑魔法防御术上有着很高的天赋。是格兰芬多魁地奇队队长,也是击球手。

   甜瓜,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学院六年级学生。一直被老白当成弟弟照顾。长相清秀性格随和,笑起来会很好看。一看纯白无瑕里外都特别白,其实是一个腹黑耿直的小朋友。在黑魔法防御术上也有着很高的天赋。在格兰芬多魁地奇队担任追球手。

   瓦不管,霍格沃茨格兰芬多学院六年级学生。虽然他这个年纪怎么都应该是六年级的学生,但是他各方面极高的天赋让他成为了非常难得的跳级生。也是长得是好看可爱,但是满口骚话。凭借抓住金色飞贼用时最短记录在格兰芬多魁地奇队担任找球手。

   “伪酱请客啦?!舒服!”甜瓜听到这个消息后兴奋得跳起来,差点被地毯绊倒。

   “你那么兴奋干什么,我饿着你了?丢不丢人。”老白翻了个白眼,“别忘了晚上有训练,一会魁地奇场集合。”

   老白从床底抽出放置扫帚的箱子,皱了下眉,突然觉得有点不对劲。

   “咦,甜川先生,瓦不管呢?”

tbc.

评论(4)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