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北极圈职业科考队队员

【伪白】秘密战争(二)

*霍格沃茨-货真价实的魔人
*斯莱特林伪x格兰芬多白)
*这大概就是兄弟情吧=)
*请勿上升真人
*only伪白,自作主张的客串

   瓦不管走得很快,一不小心冲散了在黑湖边成群结队散步的赫奇帕奇学生的队伍。
   “对不起对不起,我有点急事。”
   “咦?”其中一位赫奇帕奇的女生好奇地打量了他,“你是瓦不管吗?”
   “我……我是。”瓦不管不耐烦地回头,碍于礼貌,他还是撑出一个看得过去的笑容。
   “是魔人吗我靠,女人怎么这么麻烦,我要赶紧去找虚伪啊!”他心道,皱了皱眉。
   “哇你真的是瓦不管!”那位女生显得很兴奋,但是她很快察觉到瓦不管火急火燎的情绪。“有什么可以帮忙吗?”
   “欸?”瓦不管愣了一下,对赫奇帕奇的好感度突然一下上升了许多,“你知道虚伪在哪里吗?”
   “喔!他在魁地奇场。今天不是轮到你们学院和斯莱特林魁地奇训练吗?”
   “妈的!我他妈忘了我还要训练!谢谢啦小姑娘!”
  
  
   老白和甜瓜换好球服,拿着飞天扫帚来到球场。天色已经有点暗了,蔚蓝的天色深邃而高远,勾勒出远方群山的轮廓。两人红色的斗篷绣着格兰芬多的狮子,在风中烈烈作响。老白看了队伍一眼,皱了皱眉头,“只有瓦不管了,这魔人到底去哪里了?”
   “图书馆?”甜瓜拿出魔杖,轻轻挥了一下,“他已经迟到五分钟了。”
    “再等一下。”
     突然耳畔几阵风呼啸而过,刮得老白耳朵有些生疼,几个模糊的身影只看得见墨绿色的衣脚。Alex 骑着飞天扫帚飞到高处,眼睛里透出隐隐的疏离。他是霍格沃茨斯莱特林学院七年级的学生,男学生会主席。他拿出魔杖围绕着球场飞了一圈。原本暗下来的球场被几团柔和的光球点亮,斯莱特林队员的身影也逐渐变得清晰明了。
   “你们队少了一个人,老白,”Alex 重新落到地上,“那我们就先开始训练了。”
   “怎么了?”熟悉沉稳的低音在耳边响起,一如既往的好听。虚伪站在老白身边,稍稍比他高了一点。他的脸棱角分明,光线让他的下颚呈现出了阴影,描绘出优美的线条。
   “瓦不管。他还没来。”老白回答,已经有些担忧和着急了。
   “别着急。”虚伪转过身,“来了。”
    瓦不管风风火火地赶来,头发被汗水打湿,粘在额前。“你别别别……别说话,”瓦不管气喘吁吁地半蹲在老白面前,直接无视了老白要杀人的眼神,“我一会再解释。”虚伪见状,拍了拍老白肩膀,丢了一瓶水给瓦不管。
   “哇,舒服,”瓦不管重新站好,用手擦了擦嘴角,趁老白没注意冲着虚伪抬了抬下巴,魔杖藏在袖子里,心里快速念了个无声咒,一张纸条很快悄无声息地落在虚伪另一只手上,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伪酱,一会训练完说个大事。”瓦不管眨了眨眼睛。
    虚伪稍微偏过头,看看了纸条,朝瓦不管不动声色地点点头。
   “虚伪,开始了!”欲为在空中招招手。“我先去训练了,记得后天喔,到时候我在老地方等你。”他冲老白笑了笑,笑得老白有些晕。
   “好……”老白回应道,骑上扫帚,一蹬脚,也飞到空中。
   “呀,什么约定?”瓦不管听得有些云里雾里,也飞起来追在老白后面大喊。本来还想再问,但被老白直接瞪回喉咙里。
   

   “什么?你是说,你听见了?”训练结束,虚伪拿着扫帚,一边用刚才老白递来的纸擦了擦汗,一边被瓦不管拉着跑远,听到瓦不管的话,心中一紧,“这么快吗?”
    “对啊……”瓦不管露出了一个苍白的笑容,“主要是现在情况很模糊,我告诉你,是觉得我们可以先打探情况的。我还是觉得有什么误会,预言球的回答太两模可棱了……”
    “也好。到时候我化形就行,查起来会很方便。”虚伪点点头。
    “只是虚伪,这……这太危险了……”瓦不管十分担忧地说,“我清楚我的身份,但是你的身份比我的还要敏感,我怕,到时候万一有失手,会牵连到更多的人。我相信你的能力,但是有些我也没有十足的把握。一旦它觉醒,就会,就会……”
     “就会像那次那样。”虚伪突然停下脚步,瓦不管知道自己触到了虚伪的痛处,却不知道怎么开口了,走廊里雕琢精细的凤凰,在摇曳的光影里显得很狰狞。气氛很沉重。
      “这件事,你通报过母亲了吗?”虚伪开口道。
      “猫头鹰刚走,明天早晨就应该到了。”
    虚伪低下头沉吟片刻,抬起头,瓦不管对上他那双深邃漆黑的眼睛,觉得自己内心深处被某种力量感动了,他感觉到虚伪有些激动,眼神透露着一种热烈。“既然你来找我,说明时机已经成熟了,”虚伪缓缓开口,“我愿意去。”
    他又深吸一口气:“这是我该做的。”
    移动交错的楼梯重重叠叠,画像里的公爵正在喝着酒杯里的葡萄酒,灯光舒适得刚刚好。
    “好。”

     瓦不管有心事重重地回到公共休息室,被老白从楼上丢下来的枕头砸了一个踉跄。
     休息室里正在写论文的姑娘们笑出声来,“哟白哥哥,”瓦不管马上嬉皮笑脸地看向老白,“看到我和伪伪说话,你吃醋啦?”
    
      第二天早晨,斯莱特林们议论纷纷。 
     “噢~”欲为怪叫起来,引得对面一堆格兰芬多瞪过来,“原来天才管管的腿就是这样断的呀。”
       “虚伪先生,你有什么感想吗!”
       “虚伪,不要那么严肃嘛!”
        “嗯?”虚伪突然突然笑了,“老白挺可爱的。”
         只是他思绪里一直重复着瓦不管所说的预言球的预言:
          “它会选择最热闹的人,让他变得最沉默。”
         

tbc-

评论(2)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