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北极圈职业科考队队员

【伪白】秘密战争(三)

*霍格沃茨-货真价实的魔人
*斯莱特林伪x格兰芬多白)
*这大概就是兄弟情吧=)
*明天就真的就发糖了!本章节真的是剧情需要😭
*请勿上升本尊



      有人问过春天的英吉利海峡是什么样的。
      雪白的浪拍着沙滩,卷起一阵阵泡沫。海岸线是优雅前行的,像一个久久不停息的绵长的吻。细碎的沙砾与贝壳,在这大海与陆地的缝合中,沉默又重生。
       天很空旷,很高远,很晴朗。沿着岸边有郁郁葱葱的树。在风里翻起层层叠叠的绿浪,齐刷刷窸窸窣窣地响着。
        一只苍鹰划破天际,传来清脆雄厚的鸣叫。它飞得很快,不一会就投入森林的宁静里,消失不见。
        猫头鹰飘动着翅膀,慢慢飞来。最终停在森林深处白色的屋檐上。

       “莫维奇公爵夫人。”年轻的绅士微笑着行礼。
       “下午好,普特林先生,”身着白色长袍的高贵女人有着深邃漂亮的眼眸,乌黑的头发松松垮垮地盘在脑后,一根银色的簪子斜斜地露出一角,挂坠随着女人下楼的动作一摇一晃。
        她笑吟吟地看了眼窗外,屋檐上垂下的绿色藤蔓也轻轻摇摆着。
         “喝杯红茶吧,普特林,”他们在大厅落地窗旁的小桌坐下,特拉·莫维奇拿出魔杖,他们面前各自的杯子里已经充斥着温热的红茶的香气了。
     “夫人,你曾经在麻瓜皇室中生活多年,纵使隐居许久,生活也是如此充满情调,年轻如初。”普特林啜饮了一口,缓缓道。
     “过奖了,普特林,”特拉回应道,“我丈夫去世后,我便离开那里了。毕竟我是有着亚洲血统的女巫,继续留在麻瓜世界,是一个比较大的威胁。”
      “夫人言重了,”普特林道,“巫师和麻瓜毕竟还是存在区别的。夫人已经在麻瓜那里隐藏身份将近二十年,全身而退也是为了巫师界着想。”
      “寒暄了这么久,也该说说正事了,你是你们部长的心腹,派你来找我,应该是有不小的事。”特拉挥了挥魔杖,普特林的杯子里红茶又满了。
        “夫人,这次北方黑森林传来了不小的异动,”普特林道,“魔法部已经派出了最为精英的傲罗部队前去查看,结果找到了这个。”
          普特林拿出魔杖,一张卷轴从他的背包里飞出,悬浮在空中。一股古老陈旧的气息扑面而来,混着雨后泥土和杂草的味道。特拉神色突然紧张起来,“这是……”
           “您一定知道那个传说,古罗马女预言家希罗菲勒制作了展示帝国所有未来历史的卷轴。她曾将这些卷轴买给当时的罗马大帝,但是遭到拒绝。她连续拜访皇帝,每一次遭到拒绝,她就烧毁一部分卷轴。但后来她所预言的统统成为现实,罗马大帝最后花重金买下了她剩下的卷轴。”普特林喝了一口红茶。
       “我知道。”特拉说。
       “相信您也知道了,据我们推测,这就是传说中的所有预言轴中的其中一轴的一部分,夫人,”普特林脸色逐渐严肃起来,“他要回来了。拉克森,预言者拉克森,他快回来了。”
       “这才,这才不到二十年的时间……”特拉双手握紧了面前的茶杯,修长的手指骨节越来越突出,手背上青筋越来越明显。
        “封印快被冲破了,上一次我们只是将他驱逐进北方的黑森林内,置于森林中什么将他封印,我们真的一无所知。”普特林魔杖一挥,古老的卷轴飘到特拉面前,“现在我们知道了,就是他。他来自于预言,也应当归于预言。”
       “这只是封印它卷轴的一部分,”
特拉道,“你们的意思是……”
         “夫人,您真的是一位非常强大的女巫,”普特林站起来,面部表情相当凝重和严肃,“部长希望您能和魔法部合作,依照这一部分,找到第三卷卷轴。”
          “第二卷老卷轴已经被毁坏破得七零八落,据传说,一共有三卷预言卷轴,在他在我们这个世界作乱之前,应当还有一卷卷轴封印了他,他耗费多年时间冲破,上一次,第二卷将他封印,可是他用了不到二十年就马上冲破了,我们快没有时间了。”
        “他曾夺走了我的一切……”沉默许久,特拉的眼睛涌出泪花,对上普特林期待的眼睛,声音开始哽咽,“我的丈夫,在我对抗他时,为了保护我,挡了它一咒。我的孩子没有了父亲,我没有了丈夫,那时我的孩子才六岁。”
     她突然哽咽得说不出话。

    “虚伪……虚伪那时才六岁。”

    “夫人,这件事现在只有小部分人知道,部长决定,一定要秘密行动。留给我们的时间太少了。他一旦完全冲破封印,甚至包括麻瓜,我们会混乱,止步不前。”
      “我答应你。”
       有人沉睡久了,总该醒的。

       
      特拉送走普特林,觉得自己快要崩溃。她打开窗户,一只苍鹰飞进来,落在她的肩膀上,亲昵地蹦了蹦她的脸。
        “萨德来了吗?”
         一只猫头鹰飞进来,羽毛浓密,翅膀宽大。它的脚上栓了一封信。它用嘴戳了戳自己的羽毛。特拉摸了摸它的头。
         “是不管寄来的。”她低声自语道。
         “我就知道……”特拉喃喃道,“他的直觉是没有错的。霍格沃茨禁区的预言球也有了反应。”特拉反而更平静了。
       “它会选择最热闹的人,让他变得最沉默。”
         特拉皱了皱眉。她抬头看了看天,远方的群山有着一层看不透的阴霾。
         “是诅咒啊……”她道。

          是夜,老白突然被惊醒。
         “怎么觉得有人再叫我名字啊,魔人。”他不耐烦地坐起来,揉揉乱蓬蓬的头发。“总感觉自己忘记了什么东西。”他双手撑着下巴,想努力回想,但是只觉得自己思维的尽头是一片混沌,让他感到有些不安和迷茫。
          他烦躁地摇了摇头,想要清醒一下。一不小心瞥见瓦不管靠在窗边,眼睛望着窗外,若有所思的样子。
          甜瓜早就睡熟了。老白悄无声息地下床,无声无息地坐在瓦不管身边。
         “我日你哥!”“嘘!”老白赶紧捂住瓦不管的嘴,“小声点,甜瓜睡了。”
         “你这么晚不睡吗,猪精白?”瓦不管打趣道。“你他妈不也没睡吗?”老白翻了个白眼,“刚才被吓醒了。”“吓醒了?”瓦不管饶有兴趣地问,“说说看,让兄弟笑笑?”
         “就是感觉有人老是在叫我名字,感觉自己忘记了很重要的东西。”老白拍了瓦不管一下,“你他妈笑那么猥琐干什么?”
         “有人在叫你名字?”瓦不管严肃起来,他问:“老白,你还记得预言者拉克森吗?”
         “记得,十年前被封印进北方黑森林,自称是远古圣神,说是要重塑巫师界的那位?”老白回答道。
        “你说得好轻松,”瓦不管有些不满,“你记得那场大战吗?”
          “你知道,我没经历过。”老白摇摇头,“等我知道有这么个人时,战役已经结束了。是魔法部,下达的命令吗?”
          “除了少部分参加战役的人,其余的人都不知道。”瓦不管语气冷漠下来,眼睛继续望向窗外,“你知道平行时空吗?”
        “那是一种很古老的魔法才能开启的,这样的空间与我们现在所处的空间相重叠,就像你在泡妞,这个世界有人正在你们接吻的时候吐痰。”瓦不管看着老白蒙逼的眼神,顿了顿,继续道,“不会相互影响,但真实存在。”
      “你的意思是说,与预言者拉克森大战的时候,参战的巫师们开启了这个空间,从而没有波及无辜的人?”
      “是。”瓦不管又说,“这场战争,称作‘秘密战争’。”
        “如今他要回来了。”
      “等等,瓦不管。”老白语气突然变了,“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要和我讲这些?”
       “今天是想好告诉你的。”瓦不管笑了,“紧张个屁。”
        “我是特拉·莫维奇公爵夫人的养子。”

-tbc

评论(6)

热度(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