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北极圈职业科考队队员

【伪白】秘密战争(四)

*霍格沃茨-货真价实的魔人
*斯莱特林伪x格兰芬多白)
*这大概就是兄弟情吧=)
*自作主张的客串,屠皇友情向
*请勿上升本尊

     霍格莫德有一棵大榕树。春日让叶子绿得醉人。
    “虚伪,那我们先去咯?”欲为朝着虚伪挥挥手。接着笑得特别灿烂向小沐木的方向跑去。
      虚伪看到这一幕,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
       他抬起头,不远处走来三个身影。中间那个依然精力充沛,和另外两个勾肩搭背,笑声很传得很远,眼神明媚,眉宇之间的英气和阳光,正在好天气下灼热的燃烧。

        “好啊瓦不管,我这可是在讨好皇亲国戚。你不要不给我面子。”老白说,“你真的不打算给我个什么很牛逼的身份?让我也光宗耀祖一下。”

     “这样这样!”瓦不管兴奋地说道,“皇家护卫队,你和甜瓜一人当一个,每天只需要见到我呢,就喊几声‘瓦不管殿下’,然后每天就抄‘瓦不管天下第一’,爽快!”    

   “哇!感觉很牛逼呢。”甜瓜很给面子的由衷地赞叹道。

        “你他妈认真的吗弟弟?”老白给了甜瓜一脚,“骨气呢?还有瓦不管,你他妈是要篡位吗,大逆不道!”

         “白哥哥你都说请管管蜜蜂公爵那里随便选了!你好意思说我吗!”甜瓜委屈地回应道。

        “嘘!这种事小声一点嘛……”

          老白不经意一瞥,虚伪的身影已经在榕树下站了许久了。阳光打湿他黑发的发尖,留在细碎的光点。仍然是他深邃漂亮的眼睛,与他的目光默默触碰。他正在等他。

           老白心弦一阵,但很快反应过来,“虚伪先生!”他大叫。

           “欧的白先生,”瓦不管悄悄在他耳边说,“你脸红什么呢?”
 

       四个人进入霍格莫德。瓦不管和甜瓜到处乱窜。老白和虚伪并肩走着。“瓦不管都告诉你了?”虚伪问道。

      “嗯……”老白道,“你隐藏身份这么久了,我一点都不知道。”

      “噗。”虚伪笑出声来,偏过头看向老白,“你这是在怪我吗?”

      “你觉得呢虚伪先生?”老白理直气壮地回答道,“我们从一年级就是兄弟了好吧。你连我家花园里有多少地精都清楚,你还拿你家有老鹰来敷衍我。”

      “这我可没骗你,”虚伪连忙解释说,“我妈妈确实有一只鹰。她原来是拉文克劳的女学生会主席。后来在一次远游中遇见了……我父亲。威廉斯·莫维奇公爵。”

          提到父亲,虚伪突然停顿了一下。

         “虚伪,你知道,拉克森的事,到底是……”老白发觉虚伪情绪不对劲,马上转移话题。
         “老白,”虚伪突然打断他,停下脚步,扳过老白的肩膀,他们两个面对面,彼此的呼吸都很急促,甚至很热烈。看着虚伪的眼睛,老白突然有点害怕。

         “是谁告诉你的?”

         “昨天……晚上,瓦不管提了一下……”老白有些吞吞吐吐地回答道。

           虚伪松开老白,狠狠锤了旁边的石墙一下。
           “虚伪!”老白赶紧抓住他的手,低声说,“这人太多了,我们……”

           虚伪抓住老白另外一只手,拉着他就往无人的小巷走去。

          “虚伪!”老白的手腕被虚伪握得有点生疼,有些恼火,“你他妈……”

            “老白,”虚伪真的有点火了,“我不许你过问这件事。永远不要来掺和。我没给你说好话,我这是在警告你,你明白吗?”

        “虚伪,你这话说的真的太不讲道理了,”老白也有些上头了,“我知道当初没有波及到普通人是因为开启了另外一个空间。对,我没有经历过那场战争,但我他妈为此感到耻辱!”老白停顿了一下,脸因为激动而红了起来。“这本来是我们同胞们共同面对的困难和坎坷!为什么,为什么不让我们来一起面对,让我们现在都没有一点警惕意识,没有任何忧患意识,我们就永远不可能团结在一起!”

      “团结为什么一定要建立在牺牲和流血之上?!”虚伪生气地大声说道,“保护本来就是更强的人的职责,团结的方式有很多种,但是不是每个人都要去牺牲,有些事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才能避免更大的危险不是吗!”

         “你们能不能不要这么自私?”老白反驳道,“你这是在逃避问题!如果更多的人知道了当年发生了什么,自己却自身事外,这是保卫整个巫师界,参加这次战争我会觉得牺牲是荣誉的!还有,我也不是什么连摄魂怪也对付不了的巫师,我在黑魔法防御术上的能力所有人有目共睹……”

      “你对付不了他的!”虚伪眼眶红了,声音也哽咽起来,“你知道吗!预言者拉克森杀了我的父亲!他杀了我的父亲!”

         气氛突然凝固下来,虚伪痛苦地蹲在地上,双手抱住头。肩膀开始颤抖。老白以为自己听错了,可是他清地听见断断续续地抽泣声。

         “呀,我他妈赚了,我可是第一次见到虚伪哭啊……”

          这小子坚强过头了吧。老白鼻子一酸,也蹲下了。

          父亲,是虚伪内心最难以言喻的伤痛。

         “老白,这个世界上我还有东西不可以失去,”虚伪平静了一点,把头埋进臂弯里说,“你就是其中之一。”

          “哟,我只是其中之一啊,”老白打趣道,“还有谁,给哥哥说说?”

         “我妈妈,我弟,还有甜瓜,欲为他们。”

         “瓦不管是你弟弟呀,”老白愣了愣,“也对,他年龄比你小太多了。”

       “但是我还是觉得不行啊虚伪,”老白又说,“我到底在你心中有多重要呀?你心中那么多人,你就这么说一两句就又想敷衍我啊。”

         “嗯……”虚伪撇过头,不看他。“喂,虚伪先生,你是不是脸红了?”老白幸灾乐祸地说,“还是怪我太有魅力了,哎哟,你这样会让我觉得你很嫌弃我欸。”

     “我没有。”虚伪慢慢转过头,看起来平静了很多,眼眶仍然有些红,可神色已经又恢复成了之前的冷静。但是老白总觉得虚伪看自己有一种很热切的目光。

         虚伪站起来,老白也跟着站起来。“我们去蜜蜂公爵吧。我听到甜瓜说你要请瓦不管吃东西来着。”

          “哟,想蹭你弟弟的面子,让我也给你买吗?”老白笑起来,打趣道。

          “对啊,白哥哥,我也想吃糖呢。”虚伪很自然地接过老白的话,也笑着看着他。

         老白突然觉得心跳漏了半拍。  
       
         虚伪看着他,“他他妈怎么这么好看啊魔人……”老白心里突然这么想。
         “走吧?”

           “欸,虚伪。”老白突然叫住了他。

            老白拉住他的手,虚伪下意识地停下了。一双手环住了他的肩膀,胸前一阵温热。他闻道了淡淡的茉莉花的香气,那种白得乖巧可爱,最近在黑湖边开得茂盛的小花。老白的头发蹭到了他的脸上。他也觉得自己的心跳漏了半拍。他很自然地就把头靠在老白肩膀上。

         “不许不开心了,有什么事还有我呢。”老白拍拍他的背。

           “嗯。”虚伪闷着头回答。

           “我给你买巧克力。”

           “不要。”

           “那你要什么?”

           “旺仔牛奶。”

            “好。”

           “白哥哥真有钱。”

            “……你是魔人吗?”

—tbc

评论(8)

热度(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