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斯塔克不缺錢

【伪白】秘密战争(五)

*霍格沃茨-货真价实的魔人
*斯莱特林伪x格兰芬多白)
*这大概就是兄弟情吧=)
*请勿上升真人
*今天老白露脸啦!是个清秀的小可爱!(ฅ>ω<*ฅ)

       “不对啊虚伪!!!!!”

        霍格莫德热热闹闹的街上,穿插着不同学院的身影。每个人的肩膀挨着肩膀,有说有笑。空气里飘着三把扫帚黄油啤酒的香气。
         而老白硬是追着虚伪从人海中杀出一条血路来。
       “我日你哥啊!我他妈才想起来你不是说好请我的吗!!”
       “冷……冷静一下好吧老白!”虚伪的求生欲迫使他完全不敢停下,“你看!你都请我喝了五瓶旺仔牛奶了!你总不可能让我吐出来对吧!”
      “你是魔人吗!!”

      “瓦不管,你看!”甜瓜站在路边,拿着棒棒糖,吧唧吧唧地舔着。他指向人群中飞奔的老白和虚伪,“他们俩怎么了?”
         瓦不管正喝了一口加冰的樱桃汁,“舒服!”他满足地说。听到甜瓜的话,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虚伪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
       “瓦不管你他妈胳膊肘往外拐!”虚伪狠狠往瓦不管的方向瞪了一眼,上气不接下气地吼道,跳起来竖了一个中指。

        “行了行了老白我错了行不行,我真的跑不动,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虚伪扶着路灯杆,气喘吁吁地说,“你想干什么我都依你,真的别追了别追了,遭不住……”
        “你们斯莱特林不是强调优雅吗!你他妈怎么跑起来像条疯狗似的……”老白也快要虚脱了,坐在旁边的长椅上,“这回就算了啊,下次再揍你。”
      “哥哥啊……怎么还有下次……”虚伪摇摇晃晃地坐在老白身边。“我还没问你呢,你这次怎么换位了啊,怕当守门员被我揍?”老白问道。
      “是Alex让我换的,有一次训练我没来,我们队的找球手就替了我一次。那小伙子守得真不错,Alex就觉得他当守门员更合适。就把我们两个换位了。”虚伪说,“反正我当找球手也是一样优秀,对吧?”
      “去你大爷的,”老白推了他一下,“这就是你们的秘密战术?”“打了你们个措手不及,看来这战术不错啊。”虚伪笑嘻嘻地回答道。
        “魔人,太魔人,哎!”老白无奈地感叹到,瘫在长椅上,仰望着天空,天色已经有些暗了。“虚伪,”老白突然警惕地问道,“我们这到哪了,这怎么一个人都没有?”
      “什么?”虚伪本来昏昏欲睡,听到老白的话,一个激灵,从长椅上跳起来。

        这条巷子看上去很像霍格莫德的风格。只是安静得有些诡异,下午快接近尾声了,阳光也愈发浓烈,金黄金黄的,感觉到掺了蜂蜜,十分粘稠。能看见空气里跳动的灰尘。旁边房子都是由清一色的灰色砖头筑成,每栋房子的窗户都拉着厚厚的黑色窗帘,好像再拒绝着什么,整齐得很诡异。巷子很长,前方蜿蜒折叠到另外一边,投射出阴影来。
           虚伪握紧了魔杖,紧张了起来,“我觉得很不对劲,老白,我们得赶紧找到回去的路,这个点差不多要集合回学校了。”
      “我也觉得。”老白担忧起来,“你还记得我们怎么到这的吗?”
        “这个……”虚伪走了几步,“我……”他看上去有些沮丧和自责,“我不记得了……”
         “奇怪的应该就是这个,”老白拍拍他的肩膀,“我也不记得了。我们大概根本不在霍格莫德了。”
          “你看,”老白指了指朝一栋房子。“蜘蛛……巷,蜘蛛巷?霍格莫德有蜘蛛巷吗?”虚伪从那块布满灰尘,生锈得很严重,摇摇欲坠的指示牌上努力辨认出了这三个字。他有些震惊,“这……这是在伦敦市区吗?”
         “虚伪,拉克森有没有一种能力,可以设置空间与空间联络的魔法,就像我们使用飞路粉那样?”老白沉吟了一会,问道。
          “但是我们使用飞路粉的时候会叫出明确的地名,”虚伪回答道,“老白,这个瞬间转换地点来诱捕猎物的魔法,我相信你是知道咒语的,不过这要花费大量的精力,绝对不会成为日常中我们会随便使用的魔法。”
       “置于拉克森……他曾说过他无所不能。”
       “诱捕猎物?”老白沉思了,“虚伪。这次可能得我们一起面对了。这可是专门冲着我们俩来的。”

         “有人!”虚伪迅速将魔杖对准巷子布满阴影的拐角处。他的神色严峻,脸上布满的紧张,却很难找到一丝畏惧。
            老白站在他身后,也紧握着魔杖。可他另外一支手却悄悄抓住虚伪另外一只胳膊。虚伪察觉到了老白的动作,“老白?”虚伪狐疑地问。
          “你忘了我提前通过幻影显形考试了么?”老白笑笑,“如果对方丢过来一个阿瓦达索命,我们也能第一时间逃命。别紧张。”
         “这要是像霍格沃茨,我们连幻影显形都跑不掉。”虚伪叹了口气。突然,拐角处的阴影开始变得畸形,有影子冲破了原有的黑暗。“两个人!”老白低声说。
          “除你……”
           “虚伪!!老白!!!”
            跑来的两个人再熟悉不过了,“甜瓜,瓦不管?”虚伪咒语都还没有念完,被这声音给惊到。不过瓦不管和甜瓜看上去不太好——瓦不管另外一只手搭在甜瓜背上,甜瓜一只手扶着瓦不管的腰,瓦不管另外一只胳膊滴滴答答地流着血,苍白的脸上看到虚伪和老白,挤出笑容。
         “怎么回事!”老白连忙跑过去,和甜瓜一起把瓦不管扶到长椅上。“发生了什么?”老白焦急地问。
         “小伤,是我不小心,”瓦不管虚弱地回答,“被屋顶落下来的瓦片不小心打到了。虚伪,用愈合咒就行了。”
          “愈合如初!”虚伪蹲下,用魔杖指着瓦不管受伤的手臂,念道。瓦不管的伤口正在愈合,他松了口气,看上去减轻了他许多痛苦。
      “我扶着他逃命,一路狂奔,没来得及给他处理伤口。”甜瓜有些自责地说。“有东西袭击了霍格莫德,我和瓦不管看你们两个跑得那么快,想跟过来。没想到你们两个跑没影子没一会那东西就来了。”甜瓜说道,“那东西俯冲下来,搞得到处乌烟瘴气,我和瓦不管附近的房子也塌掉了,灰尘太重,他拉着我跑没看清楚就被砸伤了。”他看起来还有些惊魂未定。“什么东西?瓦不管你看清了吗?”虚伪严肃地问道。
      “还能有什么东西……”瓦不管冷笑一声,“应该是他的分身……他大概是想试试自己恢复的威力吧。”
      “学校那边呢?别的人他们怎么样了?”老白看向甜瓜。“我不知道,应该安全撤离了,听说威尔教授他们正在三把扫帚。”甜瓜摇摇头,又问道,“这是哪里啊……看起来好奇怪。我们是不是不在霍格莫德了?”
       “蜘蛛巷,我们现在应该在伦敦市区。”虚伪站起来。“你们说的分身,就是预言者拉克森的分身吗?”甜瓜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太科幻了,我只知道有这么号人,听说十年前被封入北方黑森林了,要不是听你们说过,我还以为是个吓小孩子的传说!”“当然不是传说,傻瓜。”瓦不管坐好,“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那个傻屌拉克森,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回去帮忙。我们怎么会来到蜘蛛巷的?”
         “不知道,可能我们都触发了某种连结,”老白想了一会,“我们都是跑着跑着来到这的,可能撞破了某种魔法机关。”
          “有可能……但是是什么……我的天呐……”甜瓜抬起头,发出惊呼。

      其余三个人也抬起头。一阵狂风突然来袭,原本温柔的白云被卷成凶狠的畸形,张牙舞爪的粘在灰黑色的天空。太阳已经看不见了,众人的心情也随之越来越沉重了。
          “风太大了!”老白用袖子捂住脸,“没法施咒!还有!这他妈灰太多了!”
          虚伪扶住一个铁杆子,勉强站好,“大家扶好啊!”他慢慢松开手,顶着风里走到前面,颤抖着用手想抓住一样东西。
         “虚伪小心!”老白想来抓住他,但是风太大了,横冲直撞让他睁不开眼睛。“我没事!”虚伪正回头向老白挥手,一不留神,双脚脱离地面,被狠狠向空中抛去。
      “虚伪!”风骤然停了,虚伪急速向地面坠落。老白来不及喘口气,向前冲去,虚伪稳稳当当跌入老白怀里。
           “哇哦,公主抱!”甜瓜缓过来,揉揉眼睛,惊讶地说。
            “你他妈在干什么!吓死我了啊魔人。”老白大声说道,丝毫没有意识两个人的姿势有什么不对。
         “你看,”虚伪一点也没有挣脱老白怀抱的意思,他拿出手中的东西,“一张……不对,卷轴?”老白惊讶地问。
         “这卷轴已经泛黄了,年代看起来很久远了,按理说它的纸质已经很脆弱了。但是在刚刚那么强劲的风中,它毫发无损。”虚伪解释道。“你也不应该用手直接拿,万一有什么不知名的咒语被烧伤了怎么办?”老白责怪道。“情况紧急,情况紧急。”虚伪干咳两声。

         “魔人,你们两个没发现你们的姿势有什么不对吗!”瓦不管翻了个白眼。老白突然脸一红,赶紧撒手,虚伪稳稳当当地跌落在地上。
         “我日你哥瓦不管,你是不是想害我?”虚伪疼得龇牙咧嘴。“让你知道占便宜的下场。”瓦不管走到他身边,伸出一只手把他拉起来,“少对我说日你哥,你就是我哥你忘了吗?”
      “我操,被暗算了。”虚伪抖抖身上的灰,用魔杖让卷轴浮起来,卷轴飘到瓦不管面前,“收好,应该有用。”
        “老白?”虚伪拍了拍老白肩膀,“别发呆了。想什么呢。”
          “啊?”老白还没有从刚刚的尴尬中缓过来,他咽咽口水,“我在想你可能有三百斤。”
            “那我可能有只有一米四。”虚伪笑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你他妈有病一米四三百斤。”瓦不管笑道。“天色越来越暗了。”甜瓜皱紧眉头,觉得有些不安。
       “我们去哪?”老白问。“向前走?瓦不管你们来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异常?”虚伪说道。“没有,就是很普通的巷子。”瓦不管回答道。
         蜘蛛巷中一栋房子的窗子突然亮起了灯。在黑色窗帘的映照下显得很狰狞。
         四个人面面相觑,决定去一探究竟。

-tbc

评论(7)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