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斯塔克不缺錢

【伪白】秘密战争(六)

*霍格沃茨-货真价实的魔人
*斯莱特林伪x格兰芬多白)
*这大概就是兄弟情吧=)
*请勿上升真人



  霍格沃茨乱得很厉害。
  除了对拉克丝归来的传言感到恐慌和震惊,更让人焦急的是——老白,甜瓜,瓦不管,虚伪不见了。

   三个教授聚集在校长办公室。

  “这让我们怎么交代!”斯莱特林院长威尔教授在校长办公室急躁地大吼,“怎么丢谁不好,偏偏是他们四个!”
  “威尔教授,你这句话太不妥当了。”拉文克劳院长瑞拉教授靠在柱子边,皱着眉头,不满地说,“恕我直言,这样说话真的很没有责任心,很自私。”
  “瑞拉,你们拉文克劳说话永远抓不住重点!”威尔冲着瑞拉说道,“现在人不见了,虚伪和瓦不管不见了,我们怎么向公爵夫人交代?”
  “您抓重点就是抓身份特殊的吗?”瑞拉冷笑一声,嘲讽道,“您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势力,那老白和甜瓜呢?您可真会抓重点啊。那我还是应该理解为您是如此相信他们的实力,不会被外面莫名其妙的东西伤害到?可真是煞费苦心啊。”
  “你!”威尔大概是气极了,浑然不顾自己的风度了,想冲过去抓住瑞拉的衣领。可是转眼间,威尔已经动弹不得,面部的狰狞也逐渐僵硬,“威尔教授,对女士可不是这样的。您人渣的本质暴露得淋漓尽致,可真是难得。”收起魔杖的赫奇帕奇院长维勒教授淡淡说道,他湛蓝的眼睛瞟了一眼威尔可笑的动作,嘴角的弧度向上扬了一下。“石化咒可真即时,谢谢了维勒。”瑞拉走过威尔,冷笑一声,“等校长和潘尔泰回来,真的该有他受的了。”
  “威尔的人品校长也不是不清楚,只是看在他的能力罢了。”说道这,维勒笑起来,“说实话,他的能力也退化了不少啊,石化咒自己也解不了了。”
  瑞拉敏锐地捕捉到门外杂乱的脚步声,谁的皮鞋底敲地光洁的大理石咣咣的响。维勒挑挑眉,“咒立停。”他轻声说。
   校长办公室的门霍然开了。威尔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威尔教授,您没事吧?”潘尔泰赶紧扶住了他。“咳。”威尔生硬地磕了一声,一句话不说走到一边,狠狠往维勒和瑞拉的方向瞪了一眼。潘尔泰已经习惯这样不给面子的态度了,耸耸肩,走到瑞拉身边。
  “尼古拉斯,喝口水吧。别着急。”邓德里斯从柜子里拿出一个杯子,拿在手里,很快就盛满了水。他递给尼古拉斯,脸上依然挂着友好的微笑。“邓德里斯,你可是校长。火烧眉毛了!”尼古拉斯没有接过他手中的杯子,他快步走到邓德里斯的办公桌前,狠狠敲了几下,“先是霍格莫德被袭击,又是学生失踪,四个,足足四个啊!”
  “这么多年,魔法部部长的脾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呢。”瑞拉低声说。“这次失踪有三个格兰芬多的学生,”潘尔泰叹了口气,“是我失职,我必须负责。”
  “你虽然是格兰芬多院长,但是这件事你并没有太大的责任。”维勒淡淡地说,“公爵夫人应该来了吧?”
  话音刚落,大门突然被礼貌地敲了三声。
  “尼古拉斯,还是坐下说吧。”邓德里斯还是面带微笑,把杯子放到他面前,“威尔教授,麻烦你开一下门。”
  “公爵夫人。”开门后,威尔行了个礼。
  “部长,您不必太激动。”特拉微笑着给几位教授回礼,“校长。”她走过去,和邓德里斯握握手。
  “夫人,难道您不着急吗?”尼古拉斯被这两位不紧不慢的态度弄得莫名其妙,哭笑不得。“着急是没有用的,部长。”特拉回应道,“现在我们既然聚到一起,我们就需要计划。”
  “大家都坐下说吧。”邓德里斯点点头,大厅一角几个影子飞快转动,七个精致的短脚靠椅出现在正中央。“请。”他做了一个手势,对尼古拉斯说。
  尼古拉斯也没辙,只得气呼呼地入座。
  “整个霍格莫德已经被划入警戒区,普特林正在带人检查现场。”尼古拉斯说道。 “夫人,您刚刚去现场看了一遍,有初步发现吗?”邓德里斯说道。
  “有。”特拉静静地说,“这次大家其实不用着急,不是拉克丝的袭击。”
  “什么?!”在座的除了邓德里斯外,全部都发出惊呼。“夫人,这话怎么讲?”潘尔泰问道。
  “普特林一会就可以来报告了,部长先生。”特拉缓缓说道,“在去现场之前,我问了几个学生,他们说看到的是一团黑影疯狂破坏霍格莫德的建筑。各位,大家都是参与过对战拉克森的战役的,就从‘黑影’这一点,大家不应该感到奇怪吗?”
  “拉克森一向不喜黑色,”维勒皱皱眉,“他以救世主之名冠以自己,最厌恶别人用黑暗形容他。”
  “而且他也不会肆意破坏房屋。”瑞拉说道,“他只会大面积地直接一次性全部摧毁,像这团黑影一样一个一个毁坏建筑,也着实不像他的习惯。”
  “他觉得一个一个破坏太不优雅了,不是吗?”潘尔泰有点想笑了,气氛缓和了许多。
  尼古拉斯皱着眉头说道:“不能排除他用非常态的行为来迷惑干扰我们的调查。”
  “对,所以我推测,来者是执行拉克丝旨意的,不是拉克森亲自造成的袭击。”
  “您的意思是……黄金骑士?”

  天已经完全黑了,
  四个人走进一条漆黑的胡同,那扇窗户的光近在咫尺,却又遥不可及,高高在上,让人琢磨不透。
  “荧光闪烁。”甜瓜举着魔杖,魔杖尖出现一团闪耀的光球。脚下路的坑坑洼洼,几只老鼠被吓坏了,迅速钻进洞中。
  “瓦不管,你确定是他的分身?”虚伪突然问道。
  “我猜应该是,因为很符合他的破坏的威力。”瓦不管回应道。
  “但是,怎么会是一团黑影呢?”虚伪想不通了,“母亲曾经和我们说过,拉克森是从来不会幻化为黑影的……”
  “你这么说……不会是黄金……骑士吧……”瓦不管震惊地说,“但是黄金骑士已经陷入深渊了啊,神魂俱灭,是绝对没有机会重生的。”
  “深渊?”老白问道,“就是,就是无言之渊?那不是在回声谷吗?”
  “对,无言之渊吞噬一切,一旦被卷入其中,就是永世不得重生,就算你有多少个魂器,它也会吞噬你整个灵魂。”虚伪回答道,“这地方一直被一样东西封印着,只有真正的继承人才能开启它,也就是说,只有他有能力开启无言之渊。”
  “有意思,有意思。”老白琢磨道,“那上一次是怎么被开启的?”
  “这更有意思了,上一次被开启,是因为黄金骑士的骑士长,他就是那个继承人。”瓦不管接嘴道,“他带领整个骑士队在那里自杀了。全部陷入无言之渊。”
  “继承人也没有幸免吗?”“他自己没有选择,”虚伪点点头,“只要他把那样东西带在自己身上,就可以逃脱,但是他没有那样做。”
  “为什么?”老白和甜瓜异口同声地问。“好好看路你们两个。”虚伪扶住老白。“因为黄金骑士队是拉克森的信徒大队。那时候拉克森已经又被封印了,黄金骑士是很硬气的。相当于主子死了,自己也不想活了。”瓦不管说道,突然问,“你们怎么就不问问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那你说呗,耍什么花腔?”老白翻了个白眼。“反正我也不知道,你还是问虚伪吧。”瓦不管笑嘻嘻地说。
  “那个东西是什么谁知道啊,”虚伪也白了一眼,“有谁吃多了想去那个地方。就算想知道封印无言之渊的法宝,还没到多半就死了。”
  “为什么啊。”甜瓜问道。“你是蠢吗?”老白拍了甜瓜脑袋一下,“回声谷是禁地之一,猛兽毒虫比你头发还多。魔法部在很早很早之前就已经发布禁令,从来不允许任何人前去那里。”
  “甜瓜已经感觉到有一股神秘力量在薅他头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瓦不管看甜瓜愣了一下,大笑起来。

  “嘘!”虚伪突然严肃起来,其余三个人才回过神,他们已经走到这栋亮灯房子。只是这房子的台阶很高,四个人只能抬着头仰望。
  “你们看,”瓦不管走上前,对他们说,“这房子已经风烛残年了,但是这门环,倒是精致得很。”
  门环是金色的,很能夺人眼球。
  瓦不管咽了咽口水,有些被瘆到了。他本想走上去,用魔法把门推开,被虚伪拦住了。
  “用魔法太冒险了。”虚伪摇摇头。
  “用手更冒险!”瓦不管反驳道。
  “我们不能敲门吗?”老白无奈地开口道。
  “老白……”看着老白上前的动作,虚伪下意识地抓住他的手。
  “放心吧,就敲个门而已,”老白安抚地拍拍虚伪抓住他的手,虚伪看了他一眼,顺从地点点头,把手收了回去。
  老白走上布满青苔的石台阶,走到门前,深吸一口气,正抬起手准备敲门。
  “你想起来了吗?”
  “你是谁?你想起来了吗?”
   又是那个声音!
   那个声音把老白吓出了一身冷汗,他瞳孔开始放大,抬起的手开始颤抖。“上次在我梦里说话的也是你吗!”他听见自己在脑海里这样问。
  “老白!你没事吧!”虚伪在下面看见老白迟迟没有敲门,担心地喊道。瓦不管和甜瓜也有些紧张了。
  老白紧闭着眼睛,脸色被这声音折磨得变得很难看。这声音感觉虚无缥缈,十分空灵,却一字一句在他脑海里不断扩张,好像要将他脑袋撑爆。
  “你知道你是谁了吗?”
  “你他妈到底是谁啊?!”老白在心里怒吼道。
  “我就在你面前。”
   老白一个激灵,回过神。他四处张望,除了下面虚伪他们魔杖和门环的亮光,其余一片漆黑。老白的目光最终停留在门环上。他才终于注意到门环的样子。
  门环上面雕刻着很多个面目绝望狰狞的垂死的哥特风格的人体,他们的肢体交错,重叠,硬生生形成门环的弧形,让人感到突兀的不安。 
  “你找到我了。”那个声音突然消失了,留下一声尖锐的鸣叫声。老白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老白!你到底怎么了!”虚伪着急得大叫。
  “伪酱,那门环太邪乎了!”甜瓜说到。
  “我要上去看看。”虚伪连忙跑上台阶,他离老白越来越近,可这个时候,老白用手握住了门环。
  “老白!不要……”虚伪立马冲上去,想要抓住他的手臂,但是老白的手已经抓住了门环,虚伪隐约看见门环上人的狰狞面目,突然扭曲地笑了。
  就在老白抓住门环的那一瞬间,门像被狠狠撞击了一样,突然打开。
  “我靠!这他妈怎么回事!”瓦不管和甜瓜被这景象吓坏了,连忙跑上去。
  老白险些摔落,手松开了门环,瞳孔失去焦距,双眼紧闭,跌落在了虚伪怀里,晕了过去。
  瓦不管和甜瓜气喘吁吁地跑上来。
  虚伪怀中抱着老白,他重新站好,看着屋子里一点点全部亮起来,变得灯火通明。
  里面却没有一个人。
 

-tbc

评论(11)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