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斯塔克不缺錢

【伪白】秘密战争(七)

*霍格沃茨-货真价实的魔人
*斯莱特林伪x格兰芬多白)
*这大概就是兄弟情吧=)
*请勿上升真人
*为了管管生日贺文肝爆╭(°A°`)╮

  虚伪觉得很崩溃。
  老白嘴唇失去了红润,有些发紫。他皮肤因为之前的惊吓有些病态的白。他的睫毛微微颤抖,眼睛仿佛永远都不会再睁开。
  虚伪把他抱得更紧了。他的手握紧老白的手,指节修长,骨骼分明。他感受到老白指尖不断传来的寒意,甚至让他自己都情不自禁打了一个寒战。
  老白真的很久都没有这样安静过了。可这让虚伪感到害怕。
  “虚伪……”瓦不管担忧地说,“我们不然进去吧,说不定里面有东西可以帮上忙。”
  “现在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了。”甜瓜也说道。
   虚伪深吸一口气,点点头。

  屋子的天花板上挂着一个极其繁华的大吊灯,无比高调地炫耀这屋主人的高贵品味。整个房子里散发着若有若无的香味。“奇怪了啊……”瓦不管说,“这里面装修这么奢侈,为什么还是栋破屋?”
  虚伪抱着老白,把他放在沙发上,坐在他身边。甜瓜是最后一个进屋的,他后脚跟刚刚进来,门又唰的一声迅速关上了,把他吓得跳起来。
  虚伪把枕头垫在老白头下,把手轻轻放在老白鼻下,他感受到老白呼吸的热流。他舒了一口气,“让他睡会也挺好。”他暗暗地想。心里被安慰了许多。
  “虚伪,你来看。”瓦不管正在检查窗边的书桌,他用魔杖挑开一本书。“你胆子挺大啊,别人的东西你也敢乱动。”虚伪走过来,笑着说道。
  “别人家还不是被你当成自己家,沙发都随便睡,你家不就是我家吗?”瓦不管白了虚伪一眼,“你看,这书母亲是不是也有一本?”
  “嗯。”虚伪凑上去,看了一眼封面,“《神预》,我记得校长也有一本。这不是讲的远古各大预言家的故事吗?”
  “你读过吗?”瓦不管又问。“没有,听母亲提起过。”虚伪回答道,“你读过?”
  “读过,你看你,能不和我学点好的。”瓦不管用手指指虚伪,摇摇头,叹口气,装得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你不会就是来和我炫耀的吧?”虚伪手肘搭上瓦不管的肩。“这让我想起了那个预言,我觉得我们漏掉了最重要的一点。”瓦不管收起笑容,说道。他转过头,目光看向还在熟睡的老白,又对上虚伪不解的眼睛,又说道:“他会选择最热闹的人,把他变得最沉默。”他停顿了一下,“你明白我什么意思。”
   虚伪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瓦不管的意思。他又看了老白一眼,瞬间明白了什么,“你不要乱讲。”他的神色冷了下来,声音低沉但是已经有了一些沙哑,语气像是一种警告。
  “老白和甜瓜卷入这次肯定冥冥之中是有原因的。”瓦不管解释道,“你听我说,如果这次预言是在老白身上,我们必须得有所打算……”
  “这他妈算哪门子预言?!”虚伪有些激动,他敲了几下桌子,“瓦不管,你还不明白吗,这是诅咒,诅咒啊。”“我明白!”瓦不管也有些急了,“你先别着急好不好?还有一件事,你还记得你捡到的那个卷轴吗?”
  虚伪冷静了一点,他偏过头,抿着嘴唇。瓦不管用魔杖拿出那张卷轴,卷轴轻飘飘地浮在空中。“你别把头转过去,快来看。”瓦不管说道,虚伪这才回过头。“古罗马文?”虚伪看了看上面残缺的文字,反应却很快。“对,我想我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瓦不管说道,“《神预》里讲过一个古罗马的女预言家希罗菲勒,她的故事我就不讲了,母亲原来把这个当做睡前故事给我们讲了很多遍。传说她留下了三卷卷轴……”“你的意思是这就是其中之一?”虚伪打断了瓦不管的长篇大论。“错错错,你能不能虚心一点。”瓦不管不满地说,“我说,这是第三卷,最后一卷。”
  “你这说的太没来头了。”虚伪摇摇头。“这只是猜测好吧,卷轴说不定是按顺序来的呢?”瓦不管耸耸肩。虚伪明白了他想说的意思,“你觉得它能告诉我们拉克森的秘密?”“拉克森不是预言者吗?这可是预言轴,这中间肯定有什么关系的。”瓦不管一边回答道,一边把卷轴收起来。

  “瓦不管!虚伪!你们来看看老白!”甜瓜突然大叫起来。虚伪内心咯噔一声,神经又紧张起来。
  老白原本睡得安详,甜瓜坐在沙发边正在看一本书。突然间他好像听到老白断断续续的呻吟,他赶忙站起来,发现老白的额头已经冒出了很多冷汗,他的脸色更加惨白了,双眉紧皱,看上去痛苦难忍,手死死抓住沙发上垫着的毯子,发出指甲划破皮革的声音。

   老白其实是在黑暗里行走了很久。
  “我操,那门环是什么玩意儿?”他跌在了一个不知名的地方,龇牙咧嘴地坐起来。“这么黑。”他不满地嘀咕道,拿出魔杖,“荧光闪烁。”
   白色的光芒打破的黑暗中原有的和谐。他站起来,“一直往前走。”一个声音幽幽地说,是个男人的声音。
  老白也没有别的选择。他一步一步向前走,他有些紧张,仿佛在窥探着谁内心深处的秘密。
  原本的安静突然被几声马的嘶鸣撕成两半,眼前的黑暗聚集在了一起,化成一团迷雾。老白有些害怕,那团黑色的雾就这样飘在他眼前,他下意识地碰了碰它。
  “我等了你好久啊,继承人,你还是没有想起来吗?”一个苍老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喃喃道,老白吓得大叫,“谁在那里!”他挥舞着魔杖,质问道。
  “你不必这样,继承人。”那个苍老的声音慢悠悠地说,“你的威胁对于我来说不值一提。你知道你在哪里吗?”“你绑架我了?”老白一个激灵,回答道。
  “也……不算吧。你只是通过圣物和我对话罢了。”老白眼睁睁地看着眼前那团迷雾,一点点变成一个长胡子,但是身着盔甲还牵着一匹马的高大身影。“你你你!”老白拿魔杖对着他,快速往后退,“你是黄金骑士长!”
  “我还以为你不知道我是谁呢,继承人。”黄金骑士长用手捋了捋胡须,笑着说。“你刚刚……你刚刚……”老白突然意识到了什么,恐慌使他说话开始结巴,“你刚刚叫我什么?”
  “我知道你会害怕的,继承人。你是十五门锁的继承人。”骑士长不紧不慢地说,“十五门锁就是你看到的黄金门环。是封锁无言之渊的圣物。”
  老白这下彻底崩溃了。
  “你你你你……你不要,你不要吓我啊兄弟……”他有些哭腔了,“我就是个普通的还他妈没成年的巫……巫师啊……我还……我还真的担当不起……不然你换一个人吧……我我我先走了……”
  “继承人,你是走不出去的。”骑士长摇摇头,“你在和我的灵魂对话。相当于你现在在我的地盘上,你觉得你能逃到哪里去?”
  “你真的不用害怕,”骑士长又说道,“你知道,我是上一代的继承人。我已经完成了我的使命,我是来告诉你下一步你该怎么做。”
  “你明明是预言者拉克森最大的信徒!!”老白愤怒地反驳道,“你不要想让我帮助他重塑巫师界!”
  “看来你很清楚我的身份。”骑士长反倒有些赞赏地说道,但是他话锋一转,“但是我觉得你需要知道更多。”
  “知道什么?”老白警惕起来,举起魔杖,“我知道使用不可饶恕咒是罪该万死的!但是你不要逼我!”
  “继承者,你得先让人说完话。”骑士长无奈地摇摇头,轻轻一抬手,老白整个人飘起来,接着他迅速将手握成拳,老白飞速向他自己冲去,他的尖叫声被速度吞噬了。很快,老白冲进了骑士长的体内。一团团白色的雾向他扑来,他勉强睁开眼睛,死死握着魔杖。
  他觉得自己跌落在柔软的云端。无数白色的云雾向他飘来,“这是,这是他的记忆吗?”老白喃喃道。

  “老白!老白!你醒醒!”虚伪抓着老白冰凉的双手,一旁站着的甜瓜的眼睛已经有些湿润了。“你不要这样,你醒醒好不好……”虚伪额头上也冒出了冷汗。
  “我操!!”
   虚伪着实被老白这突然坐起来吓得不清,直接从沙发上一屁股摔到地上,看着坐起来还伸懒腰的老白,他仿佛在做梦。
  “老白!!!”甜瓜直接扑到他身上去,瓦不管在一旁大声抱怨道:“你他妈诈尸能不能有一点水准,要把人吓死了知道吗!”“我知道你假装骂我,实则真的很关心我。”老白嘿嘿几声。
  “虚伪?虚伪?”看着虚伪坐在地上发愣,老白觉得他真是乖的可爱,也坐到他身边想要逗逗他。结果手刚伸出去,就被虚伪死死抓住,往怀里一拽。
  老白相当于抱着他站起来的,虚伪把头埋进他的颈窝里,这样亲昵的姿势让老白有些不习惯,但是他又没办法拒绝,还是只能用手拍拍他的背。
  “不要再吓我了……”他听到虚伪低声说。
  老白看到瓦不管和甜瓜一副高深莫测的表情哭笑不得,他只有拍拍虚伪的背,“我还在呢,还有正事要办。”
  “答应我。”
   老白沉吟不语,过了好一会才开口道:“不行。”
  虚伪震惊地抬起头,他看着老白。抓住老白的肩膀,“发生了什么?”他低沉的声线在逼问老白,他们两个贴得很近,让老白有些喘不过气。
  突然又是一阵狂风吹过,屋外的树已经被吹得东倒西歪,一些房子甚至塌败了。唯独这间屋子屹立不倒。
  “恭迎继承者归位。”那个苍老的声音又响起,门环敲得木门哐哐地响。

  “夫人是要独自去寻找虚伪先生他们吗?我的意思是,多个人总是好的。”在长亭上,邓德里斯对特拉说道。
  “虚伪和不管是我的孩子。”邓德里斯看得出来特拉是在强装平静,“再说了校长,霍格沃茨需要您。”
  “夫人,我也建议校长随您一块去,学校这边邓德里斯自然会找到人照料。”尼古拉斯说道,“无论是拉克丝还是黄金骑士,您还好说,但是带着四个孩子,怕是难以全身而退。”他又对邓德里斯说,“我可能需要威尔教授和我去趟魔法部,他在魔药上的出色成就会给这次追踪带来很大的帮助。”
  “你大可自己安排。”邓德里斯说着冲着威尔点点头。
  “那学校这边,就拜托三位教授了。”特拉犹豫了一会,还是答应了。潘尔泰叫住特拉,“夫人,校长,我想这样东西你们可能用得到。”他拿出一个精致的盒子,“这是空间悬戒,可以保证在危急情况下转换到安全区域,但是只能使用两次。”潘尔泰说到这,有些害羞地挠挠头,“当然还受魔法的限制,影响也会比较大……我觉得你们也需不需要。”
  “太好了潘尔泰!”特拉的反应出乎潘尔泰的意料。“这样可以找到四个孩子之后把他们安全带回来,干得不错潘尔泰。”邓德里斯赞赏地说道。特拉拿上那个盒子,“那我们就出发了。”特拉冲邓德里斯点点头,“不少学生在他们失踪以前看到他们往北边跑了,我们进入霍格莫德向北就行。”
   特拉和邓德里斯幻影显行后,瑞拉还迟迟站在长亭上。“瑞拉?”潘尔泰和维勒有些奇怪,潘尔泰走上前去,“走吧,学生那里还有好多事情要处理呢。”
  “我知道,”瑞拉说道,“只是又是要下雨了。”
  “起风了?”维勒问道。
  “不是。快了。”

-tbc-

评论(10)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