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北极圈职业科考队队员

【瓦不管】秘密战争—等待的每一天(番外1)


*算是一个《秘密战争》的番外
*设定是六年后有些叛逆的管管的20岁生日
*祝管管20岁生日快乐!长大了一岁管管的房管依然要努力管管管管
*不要怀疑了我就是那只老鹰,不加戏怎么红(*´︶`*)

我予你最生动的沉默,希望往后也能爱得不动声色。

·part  1
  离瓦不管的生日还有七天。

   瓦不管今年不想过生日了。
   “又是一群人,一个蛋糕,二十根蜡烛,关了灯唱生日快乐。”瓦不管坐在老白对面的椅子上,翘着二郎腿,吐槽道,“这种生日我过了二十年了!不论是麻瓜皇宫里还是霍格沃茨,甚至我毕业这么久了都还面对这样无聊的东西,真是烦得要死。”
  “你可拉倒吧,在霍格沃茨这样给你过生日可把你感动的。你明明那么喜欢,今年倒还不乐意了。”老白喝了一口咖啡,看见一只灰白色的猫头鹰用翅膀扑了扑窗户,他举起魔杖挥了挥,窗户轻轻打开,猫头鹰飞到桌子上,一摇一摆地走到老白手边——它嘴里衔着一封信。
  “虚伪和甜瓜快到码头了,我去接他们。”老白收好信,起身穿上外套。
  “反正离你生日还有一个星期,我就当你在暗示我了。”老白走到门边,换好鞋子。“去接虚伪?”瓦不管问。“我知道你不想出门,麻瓜的小说把你迷得哥哥都不想见了。”老白边说边推开门,“晚上见。”
  “魔人!”  瓦不管冲他做了个鬼脸。走到桌边抱起虚伪的猫头鹰,开始揉它蓬松的毛。
  猫头鹰还愉悦地叫了几声。

·part 2
  离瓦不管的生日还有六天。

  这天虚伪和甜瓜才执行任务回来休息的第一天,却轮到瓦不管执勤了。
  “我们几个就老白不是傲罗。所以他可以天天睡懒觉。”瓦不管嘴里叼着一片吐司,支支吾吾地对窗台上喝水的猫头鹰说。“又开始了,又开始了,你能不能别对猫头鹰说逼话,你当我是个守门的再加保姆赚外快行吗?”老白喝了一口牛奶,“你吃完了赶紧滚,一会你信不信你又撞尼古拉斯然后他又骂你迟到。”
  “存在吗,存在吗?”瓦不管意气风发地出门了。早晨的阳光刚刚好,他的头发上也沾了一些细碎的浪漫,他嘴角的弧度也上扬地刚刚好。
  他哼起小曲,恍惚间好像又看到尼古拉斯老头的身影。

·part 3
  离瓦不管的生日还有五天。

  甜瓜晚饭后建议他们去麻瓜的游乐公园看看。虚伪很愉快地答应了,他说他一直想去套什么娃娃。
  听着哥哥想去套娃娃,在沙发一边悄悄看小说的瓦不管突然跳到沙发上,差点把老白挤下去,“去啊!”
  其余三个人真是觉得感天动地。虚伪不仅感动,还有些不祥的预感。
  当瓦不管和虚伪站在摊位前,相视一笑。
  谁知道晚上发生什么了?老白只说了三个字:
  “败家的。”
  然后又说:
  “差点把他们两个当那里卖了。”

·part 4
  离瓦不管的生日还有四天。

  这天老白回了趟回声谷,说是无言之渊有些动荡,十五门锁在老白梦里为了让老白回去直接把他锁小黑屋,老白半夜惊醒还把虚伪踢下了床。
  “你被踢下床惨个锤子,”瓦不管再次担心自己哥哥的智商,“你们两个会做饭吗?”
  这是一场史诗级的灾难。
  三个人坐在对角巷的餐厅里,不断有人来给他们打招呼,不过虚伪和甜瓜笑得太勉强了,面前的菜是一口没动。
  只有瓦不管吃得很开心,因为他很明智地没有参加他们的团伙一起进厨房。

·part 5
  离瓦不管的生日还有三天。

  这天老白早上就回来了。厨房因为某些原因导致一些明显的漏洞没法毁尸灭迹。老白先切瓜,再炖猪蹄,动作流畅利落,有挑战瓦不管“奥特宇宙之爆炸手速”之嫌。但瓦不管求生欲太强,为了不被虚伪和甜瓜这两个不靠谱的坑货合伙来坑自己,就躲到房间里。
  “还有三天就二十了……”
    二十岁是什么样的?
    他大概还是个优秀的傲罗,说不定过几年再拯救世界。
    他抱着他最喜欢的抱枕,笑出声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part 6
  离瓦不管的生日还有两天。

这天是周日,但是尼古拉斯老头指名点姓让瓦不管先生回去加班。美名其曰“将功补过”,简明扼要就是“劳动改造”。再次让瓦不管体会到自己迟到早退后果的严重性。不过每次都是“管管错了,但是管管下次还敢。”面对如此顽固不化屡教不改的员工,尼古拉斯部长反倒练出了极好的耐心,但手段也比瓦不管所想的“整理魔法部所有档案”简单粗暴了许多。

  “我日你哥!”听到这四个虚伪吓出一身冷汗,紧紧挨着老白。“你知道老头干什么了吗,他叫我打扫魔法部所,有,厕,所。”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岂有此理,岂有此理!”甜瓜笑倒在沙发上,“然后呢?”
  “老头说,瓦不管,打扫是一项有益身心的运动,听说你不爱出门,这次就让你锻炼锻炼。我问,部长,用魔法也不用多久吧……他说,这正是我要说的下一句,你果然还是一如既往的聪明啊,然后他就拍了拍我的肩,又说,用魔法肯定就失去锻炼的意义啦对不对?我于是很正经地说,那部长,女厕所怎么办。然后你知道那老头说什么了吗?”
  瓦不管喝了口水,“他说:你看着办。”

·part 7
  离瓦不管的生日还有一天。
 

 
  虚伪是精英傲罗大队的队长。今天日常带着一群小崽子们训练,执勤。瓦不管躲了尼古拉斯一天,在全员工作大会结束后冲尼古拉斯背影做了个鬼脸。
   难得准时下班,更难得的是老白居然来等他们下班了。四个人浩浩荡荡地下了趟馆子,然后再伪装伪装跑到麻瓜的酒吧里悄悄咪咪嗨了一下下。虽然瓦不管觉得挺莫名其妙的,但是他还是很开心,可是他开心的结果就是——喝醉了。
  大概挺晚了,路上没几个行人。路灯深沉地呼吸。虚伪背着瓦不管依然健步如飞,老白和甜瓜没喝多少,在后面慢悠悠地走着。
  回到家,瓦不管稀里糊涂被灌了一杯蜂蜜水,就被虚伪丢到自己床上。他好像迷迷糊糊听着三个人在他床边放东西,还一起在他耳边说了句话——猪精生日快乐。
  他能想象三个大男人是如何猥琐地半蹲在他床边在畏畏缩缩凑到他耳边,虽然让人起鸡皮疙瘩,但是他还是噗嗤一声笑出声来。
 

·part 8
  瓦不管二十岁了。

  一群猫头鹰快把他房间的窗户玻璃挤烂了,这让他特别想薅那群猫咪鸟的头。老白甜瓜虚伪三个魔人的礼物让他很满意。虽然是生日,但是班还是要上的。今天不仅他迟到,虚伪和甜瓜也连着一起迟到了。但是尼古拉斯老头一天下来一点反应都没有,这让瓦不管感动万分地接受了他的礼物——不杀之恩。

  四个人晚上幻影显形到公爵夫人那里。一只老鹰衔了一个用柳枝做成的冠,亲自带在瓦不管头上。瓦不管高兴地摸摸笛礼斯的头,奖励了它一条小鱼。
  “这次没有生日蛋糕,没有蜡烛,也不关灯,更不会把蛋糕往你脸上糊。”特拉笑着捏捏瓦不管的脸。“妈!你是怎么……”转过头看看老白他们几个偷笑的脸,他用口型说道,“魔人。”
  “但是有我们啊。”他们围着桌子坐下,老白说道,“瓦不管先生,要点红酒吗?”
  瓦不管眼眶一湿,特拉摸摸他的头,他往母亲怀里靠。
  笛礼斯趁他不休息,叼走了瓦不管盘子里的小鱼干。
  过生日是过生日,小鱼干是不可能让的,这辈子都是不可能的。
  笛礼斯砸砸嘴。
  海浪还是一阵一阵的打卷上岸,海风有些咸,像谁感动的泪水。
  每个生日,都会有你们。
  

 
 

评论(1)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