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斯塔克不缺錢

【伪白】秘密战争(九)

*霍格沃茨-货真价实的魔人
*斯莱特林伪x格兰芬多白)
*这大概就是兄弟情吧=)
*原谅我自作主张的客串,我真的觉得莉莉姐太适合这个角色了(⑉꒦ິ^꒦ິ⑉)
*only伪白,请勿上升真人

“Well you can walk out on me tonight
今夜你尽可离我而去
If you think that it ain't feeling right
如果你认为理所当然
But darling
但亲爱的
There's ain't no getting over me
你很难把我忘怀
Well you can say that you need to be free
你尽可向我讨要自由
But there ain't no place that I won't be
但我将随时随地在你眼前”





  天气很好,绿叶层层叠叠,像是为阳光搭了无数繁琐的楼梯,散发出柔和的光晕。霍格沃茨的医疗室有着巨大的落地窗,窗框雕刻着的铜质的精致花纹在闪闪发光。
  一缕光轻轻落在虚伪脸上。他脸上的伤已经痊愈。他看上去睡得很沉,肤色已经恢复了红润。在病床边的床头柜上摆着小型的留声机,正在吱呀吱呀地缓缓转动,他的魔杖也染上了一层光晕,黑得发亮,在留声机旁边静静躺着。空气中像是撒了可可豆一般,让人不由自主地从苦涩中寻找到了短暂的幸福与依靠。

  特拉来得无声无息。
  她没有打扰虚伪,就是这样静静地坐着,与虚伪共享着这一缕阳光。她想到虚伪一醒,就要接受魔法部的审问——怎么来到蜘蛛巷,怎么找到那栋房子,老白去了哪里,是谁攻击了他们……
    出于一个母亲的私心,她真的很想虚伪一直睡下去,瓦不管和甜瓜仍在接受治疗——瓦不管的腿伤触目惊心,她当时抱着他就哭了出来,瓦不管还强忍着痛安慰她,咯咯地笑;甜瓜被倒地咒正正打中胸口,恢复得很慢,他的父母已经在来学校的路上。只有虚伪脱离危险处于修养中。特拉明白,所有人想要知道的,就是虚伪目前最痛苦的经历。
  特拉叹了口气。她转过头,看到了虚伪的魔杖。她抿了抿嘴唇,下定了决心,“我不能再让你乱来了。”她起身,收走了魔杖,走到病床前,摸了摸虚伪柔顺的头发,亲了亲他的额头。
  她又轻轻地走了。

“Sweet darling
亲爱的
There ain't no getting over me
你很难把我忘怀
I'll be the bill you forgot to pay
我会是你待结的账单
I'll be the dream that keeps you awake
我会是你难眠的浅梦
I'll be the song on the radio
我会是你耳畔的乐曲
I'll be the reason that you tell the boys no
我会是你拒人千里的缘由
Don't you know
你难道不知道吗”

 
  虚伪的手动了动,感觉一缕风勾起了他皮肤的温度,但是转瞬即逝。风吹拂过的地方有些痒,他头脑中的思绪清晰起来。
  “找到他。”

  老白感受到了一股深海中的热流。   
  他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觉得自己的疲惫像是被蒸发掉了一般。只是想起虚伪他们,内心的苦涩又让他很沮丧。
  然后他意识到了五件事:
  1.他可以在水下呼吸
  2.他的魔杖没掉,魔法还在
  3.他非常不想带着但是必须带在身上的十五门锁还在,意味着骑士长也还在
  4.他被某个人鱼带到水下
  5.衣服被人换了
  衣,服,被,人,换,了。
  他甩甩头,一串气泡在他耳畔咕噜咕噜冒出来。
  衣!服!被!人!换!了!
  他被劫色了!
  然后在老白反应灵敏的头脑中,衣服被人换了=我日你哥。
  于是他下意识地把这四个字大叫出来,从珊瑚礁探出头来好奇地打量老白的寄居蟹硬生生被吓了回去。
  老白这才注意身边的景象。
  他在海底,抬头看。柔软的波浪一层一层,阳光也铺在上面,透过一层一层蔚蓝的屏障,也在一起缓缓地波动着。珊瑚礁很大,五彩斑斓的,有无数的海底生物让他叫不出名字,在从中来来往往。海葵也是多种多样,触手柔软的伸展着。这个白色坚硬且造型优美的贝壳正在这珊瑚礁的中心。但是,这些密密麻麻的东西让他头皮发麻。
  他之前来霍格莫德没有穿格兰芬多的校袍,他庆幸地叹了口气。但是现在校袍对他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无论如何,他觉得他从得知自己身份的那一刻起,霍格沃茨就容不下他了。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有些感慨。他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现在穿着一件白色的袍子,袖子挺宽大的,他像扇翅膀那样上下挥了挥手臂。他已经习惯了海底的温度,只是走路顶着浮力,让他摇摇晃晃的。

  一只小丑鱼突然摇摇摆摆地游到他面前,亲了亲他的鼻尖。这突如其来的友好让他浑身像被电击了一样,他开心极了,摸了摸小丑鱼光滑的鳞。小丑鱼开心地打转。
  “看来它挺喜欢你的。”一个温柔的女声在身后响起,小丑鱼打了个花,飞快向老白身后游去。
  是一条美人鱼,和黑湖底下的人鱼不一样,这真的是一条美人鱼。粉色的齐肩短发,别了两个白色纹路漂亮的贝壳,额前留着斜刘海。皮肤白皙,脸型小巧,一双大眼睛忽明忽闪,拖着一条长长的鱼尾,淡粉色的鳞片闪着夺目的光。
  小丑鱼飞快向她游去,在她面前打转儿,她笑吟吟地伸出手,用指尖点了一下小丑鱼的额头。“是你……把我带到这里的?”老白有些迟疑地问道。
  “是我。”美人鱼笑着说道,“休息得好么,继承人?”
  老白被吓了一跳,警惕感油然而生,让他觉得面前这个美人鱼一点都不简单,他往后退了几步,大声质问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因为她是无言之渊的领路人。”一个低沉苍老的声音从老白左手响起,十五门锁挣脱了老白,缓缓浮到他们中间。美人鱼收起了之前的随性,变得严肃起来,她深深对门锁鞠了一躬,右手出现了一根圆头的木质权杖。
  “这是……”老白好奇地问道。“这是梧桐木制成的领路权杖,当需要找到无言之渊时,领路人只需要唤醒它,它就会自动带着我们前往无言之渊。”美人鱼笑着说,“我是现任的领路人,我叫莉莉。”
  莉莉向老白伸出手,老白上前和她握了握,“我叫老白。”他说。
  “嗯……莉莉……”老白有些难为情地悄悄问道,“我衣服的……”
  他还没问完,莉莉就笑出声来,“不用担心。”她指了指一边,老白顺着她的方向看过去,一大片茂盛的海草正在幽幽地摇摆。
  “凉,凉快……”老白笑得有些僵硬。

 
  “我们现在就出发吧。”骑士长说道,莉莉点点头。念了一段老白非常陌生的咒语,将权杖横握在手上。权杖的圆头的一端开始发出银白色的亮光。很快,权杖从莉莉手上脱离,指向一边,并开始向前移动。
  莉莉冲老白点点头,老白抓上十五门锁,跟上莉莉,向前游去。
  “既然十五门锁是封锁无言之渊的圣物,然而它现在并不在无言之渊,是那里出了什么事吗?”老白问道。
  “是的……”骑士长有些忧虑地说,“出了很大的问题。”
  “我想你都知道了,是我袭击了霍格莫德,将你们带到蜘蛛巷,唤醒了你的神识。所以你拥有了一种特殊且强大的能力,每一任继承人都会获得来自十五门锁的特别馈赠。”骑士长缓缓说道。
  老白听到这里,深吸一口气。
  “但是我并没有让你的能力觉醒,当然,这和无言之渊有很大关系……也和预言者拉克森有很大关系……”骑士长的话变得有些断断续续,最后他叹了口气,“当然也和我有关系。”
  老白笑了笑,“这不怪你。当年发生的事,你本来就做了正确的选择。”他淡淡说道。
  “我很抱歉,继承人。”骑士长有些自责,“我,我本不该让你承担这样的责任……这很自私,你明白吗。”
  “我明白。”老白说,“但是这是我应该做的。”
  “我甚至让你失去原来的生活,失去你最爱的人。”
  老白突然停下了,莉莉愣了一下。她朝正在前方引路的权杖挥挥手,权杖很快回到她手里。老白松开握着十五门锁的手,门锁颤颤巍巍浮到他面前。
  “听我说,骑士长。我不是没有怪过你,只是你告诉过我,做了就不要后悔。”老白说道,“那我们就都不要后悔。虽然很痛苦,但是我相信他们会再次回来的。”
  骑士长沉默了好一会,“谢谢你。”他苍老的声音让老白内心一酸。他重新抓住门锁,有些歉意地冲莉莉点点头。莉莉松开手,权杖很快找准了方向,她挥了挥手,转身向前游去,老白一蹬腿,跟上她。

  “他会回来的。”
   他暗暗地想。
  他现在只听得见礁石中冒出咕咕水汽的声音,他觉得他们已经到了很偏僻的地方。前方的路很深幽,蓝得很冰冷,权杖的光感觉很快会被灭去。如此空旷的海底,让他有些恐惧。
  他的心里突然想起这样一首歌:
“But darling
但亲爱的
There's ain't no getting over me
你很难把我忘怀
You'll see sweet darling
走着瞧吧,亲爱的
There's ain't no getting over me
你很难把我忘怀
No no no no No Darling
很难,很难,亲爱的
There ain't no getting over me
你很难把我忘怀”

  他轻轻哼出来,游得更快了。

-tbc-

评论(6)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