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礼斯

斯塔克不缺錢

【笑伪】盛宴

*勿纠
*图个开心
*请勿上升真人
*有后续,不定期

有些东西一定不要盲目地去寻找,比如一段模糊了的旋律,比如一场丢失的睡眠,比如一个牵挂了许久的人。
比如某些以“你”开头的字眼。

“特莉莎·史密斯,女,45岁”
“为世界前八强P集团副总裁”
“死亡时间,8月26日下午15:27分,在史密斯家的郊区豪宅二楼书房”
“死因,左胸口中弹,当场毙命。”

虚伪拿这这张薄薄纸,这是下属第一时间交给他的报告,上面的黑色字体没有任何多余的温度,他的手指轻轻地摩挲着它的一角。

“凶手留下了非常明显的线索,根本不想隐藏自己”
“在书房的地板上,喷着一个黑色的巨大的笑脸的涂鸦”

虚伪深吸一口气,感觉太阳穴有些发疼。

“Double X组织最大头目,微笑。”

五彩斑斓的瓶瓶罐罐,灯光是会旋转,是会跳跃的,流泻出一种勾人的风情。
柜台前坐着一个男人,嘴角擒着浅浅的笑,半边脸隐藏在阴影里,勾勒出半边脸优美的曲线。一杯蓝得动人心魄的鸡尾酒被他吻过,显得有些失魂落魄。
他半眯着眼睛。身旁是一片灯红酒绿,女人放荡的身姿,裙摆有意无意擦过他的皮鞋,他只顾用手撑着下巴,瞳孔在黑暗里根本看不见。

“虚伪,你听得到吗?”
虚伪脱下黑色的风衣,露出白色的衬衫。
“听得到。”
他压低着声音,隐形耳麦让其他人根本无从察觉。
“目标锁定。”

微笑有些无聊,这让他感到困乏。他打了个哈欠,换了一个慵懒的姿势。翘着二郎腿,拿起没有喝完的鸡尾酒,看着水晶蓝的气泡液体随着冰块荡来荡去。

“老大,剩下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MK的人今晚就会来找你。”

“他们的最终任务是……”

“当场击毙你。”
耳麦的人犹豫了一下,微笑啜了一口手中的酒,不说话。
他偏过头。

吧台的灯光是柔和的,飘着淡淡的啤酒香。修长的手指划过高脚杯的杯口,发出水渍的凌凌声。眼神带着莫名的疏离,瞳孔颜色很浅,一瞬间就化进人的心里。白色的衬衫打着黑色的领结,修长的双腿黑色的皮鞋,口罩遮住了他的半边脸。一副无框的眼镜,想让人在他胸口别上一朵茉莉。

酒保摇着摇酒壶,微笑眯着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他。
冰块碰撞,破裂,松开手倒入杯中的那一刻是一种残缺的美。五彩的液体层层叠叠地堆砌在一起。酒保看上去很满意,最后添了一颗鲜红的樱桃。

微笑拿着酒杯的手轻轻一斜,哗啦啦的声响,将杯中的一切倒得一干二净。
酒保带着白手套的手,也轻轻将酒推到他跟前,只是至始至终没有正视他一眼。

枪声响得出突然,琉璃玻璃被打得支离破碎。

微笑警觉地回头。

“虚伪,就是现在!”

虚伪迅速趴到吧台下,从口袋里拿出一把锃亮的黑色手枪。他的目光如炬,变得很凌厉。酒吧里一阵混乱,人群尖叫的浪潮一声高过一声。

虚伪迅速给手枪上膛,从吧台底下滑出,站直身子,他一眼锁定微笑的背影,刚举起手枪,突然感到一阵紧张。
男人的动作猝不及防,虚伪觉得背后一凉。他的腰被人环住,握枪的手臂被外力顺手改变了方向,直直对准大厅正中的吊灯。

虚伪手上附上了另外一个人的手,一阵不适让他本能地扣下了扳机。

一声巨大的破碎声,整个酒吧仿佛陷入了绝望无边的黑暗。淡淡地血腥味在蔓延。
虚伪呼吸变得很急促,耳麦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噪声。他被一个人死死压在身下,这个人力气竟然如此之大,让他无法动弹。黑暗中,他捕捉不了那个人的轮廓。

“MK的十大王牌特工之一的虚伪,也不过如此。”
一声轻笑离自己很近,他感受到了那个人的呼吸,伴随着一阵淡淡的酒气。虚伪的心理素质足够过硬,他努力想抽出自己被握住的手腕,但是仍然无法挣脱。
枪被打落在离自己10米以外的距离。

“不过……”
微笑突然凑近他的耳朵。
“又遇见了啊,学长。”

评论(4)

热度(116)